看见光:来自孤独症世界的肖像(一)

发布时间:2024-04-26 分类:自闭症故事 浏览量:20

看见光:来自孤独症世界的肖像(一)插图-西米明天

美国摄影师玛丽·贝里奇(Mary Berridge)是一位孤独症孩子的母亲,她的摄影项目《看见光:来自孤独症世界的肖像》(Visible Spectrum: Portraits from the World of Autism)已经进行了八年之久。

贝里奇开始拍摄孤独症的原因源于她的儿子格雷厄姆。格雷厄姆直到7岁才被诊断为孤独症,属于高功能孤独症,这种类型的孤独症在当时并不被所有心理学专家所熟知。在格雷厄姆小时候,旅行对他来说是一种焦虑的来源。孤独症患者通常会对一些正常人认为理所当然的愉悦体验感到不同,他们往往能在别人不喜欢的事情中找到极大的乐趣。

为了帮助格雷厄姆,他在确诊前后接受了多种治疗,包括语言治疗和职业治疗。他学说话较晚,大约在18个月大时开始接受语言治疗;小时候,他还因感觉敏锐和运动技能延迟而接受了职业治疗。上学对他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他拒绝进入陌生的地方,任何新地方、新人和新体验都可能让他感到焦虑,甚至情绪崩溃。学校里的一些事情对他来说也很困难,比如学习写字,但学校给了他特别的指导,用他能理解的方式教他。

孤独症学生往往能从视觉材料中得到更好的学习。职业治疗师教格雷厄姆打字,现在他成为了一名出色的打字员。学校还给他制定了每日可视时间表,这有助于患者感到平静,因为他们能提前知道下一步的安排。由于感觉敏锐、交流困难和缺乏社会理解,大多数孤独症儿童都会经历高度焦虑。

格雷厄姆参加了多年的社会技能治疗小组,这是对孤独症儿童最重要的治疗方法之一。其中,“社会思考”课程对他很有帮助,它教孤独症患者从别人的角度看问题。他还接受了多年的焦虑心理治疗。几乎所有孤独症儿童都有高度的焦虑,因为他们对感觉敏锐、自我情绪调节困难,社会沟通困难,他们不理解人们为什么做他们的事情。

随着儿子的成长,贝里奇对孤独症的了解越来越深入,她成为NC孤独症协会奥兰治·查塔姆分会的董事会成员,并且是所在学区特殊需求咨询委员会的成员。“我意识到我爱他身上的很多特点,都与孤独症有关”。从2014年开始,贝里奇拍摄了更多孤独症孩子和家庭,这个项目持续了八年。杰夫在中年时被诊断出孤独症,他在一本关于阿斯伯格综合症的书中认识了自己的问题。尽管他说对自己了解不多,但这本书确实向他解释了很多“关于神经典型思维,以及为什么很多人会有这样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