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岁双学位姐姐带着4岁自闭症弟弟上班

发布时间:2024-04-28 分类:自闭症故事 浏览量:28

22岁双学位姐姐带着4岁自闭症弟弟上班插图-西米明天

两个月前的一个清晨,在离家不远的公交车站,田晓燕目送着母亲罗玉莲和弟弟小可离去。车门即将关上,罗玉莲对女儿喊道:“晓燕,要是影响工作,我就来长沙把弟弟接回家。”晓燕挥手告别,而小可的全部注意力都在手机的动画片上,对母亲的不舍毫无察觉。

在长沙岳麓山大学城附近的一所大型艺术培训学校,田晓燕是最年轻的乐理老师。每年的3月是学校相对清闲的时候,而晓燕却焦急地想要为小可找到一家能够接纳他的幼儿园。

晓燕对自闭症的了解始于三年前,那时她正在南昌大学艺术学院读大三。2018年11月底,罗玉莲带着儿子小可来南昌看望女儿。2016年10月出生的小可当时已经2岁1个月,他的异常行为引起了姐姐的注意。

“两岁的孩子正是学语的时候,但小可不知道如何发音,也看不到这个年龄段孩子对妈妈的依赖。”晓燕担心弟弟可能是聋哑,于是和妈妈带他去了江西省儿童医院。检查结果显示,小可的听力没有问题,但语言发育滞后。医生根据其他表现,认为小可可能有自闭症的倾向。

为了帮助弟弟走出“自闭”,晓燕在校外租了房子,并在医院进行了三个月的康复治疗,但效果并不明显。她说:“我查了很多资料,发现自闭症的治疗非常需要耐心,大多数患者一辈子都没有走出自己的世界。”尽管如此,晓燕始终相信:“弟弟会好起来。”

2020年6月,田晓燕毕业后,同时获得了音乐学和行政管理双学位,并应聘到了长沙岳麓山大学城的一家艺术培训学校工作。

“去年11月,晓燕找到我,说了她弟弟的情况,为了引导弟弟适应社会,想把他从老家张家界带到长沙来。”晓燕所在培训学校的校长说,“跟学校股东汇报后,大家同意了晓燕的请求。”

晓燕说:“为了照顾我和弟弟,学校给了我们一个独立的房间,而且一日三餐都免费。”尽管入职不久,但晓燕工作认真,学生和老师都很喜欢她。小可在学校也几个月了,大家都把他当自己的孩子,有时间就陪他玩,希望他能融入我们的生活。

为了弟弟,性格开朗的晓燕牺牲了个人生活:“不上班的时候,我的时间都给了弟弟,很多不了解的人,还以为弟弟是我的孩子。开始我也有些尴尬,但慢慢地就无所谓了。我妈妈的年纪会越来越大,对弟弟,我是永远不会放弃的。”

有一段时间,附近一家幼儿园同意让小可入园,但没过多久,园长就打电话说小可不守纪律,老师管不住,让家人赶快领回去。担心弟弟惹事,晓燕匆忙赶到幼儿园接他。在一个人少的巷子,晓燕蹲了下来,对弟弟说:“你不听老师的话,现在没有书读了怎么办?如果你还想读书,就把书包背上。”

小可从晓燕手上接过书包,背在背上,又朝幼儿园的方向走去。晓燕看着弟弟背着书包的背影,虽然感到无助,但言语中却充满了希望:“你看,我弟弟也没有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周围发生的事还是有感知的,只是他要恢复正常生活,确实需要时间。我会给他足够的耐心,引导他成为一个正常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