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症谱系理论:自闭症儿童运动发展障碍研究的进展与反思

发布时间:2024-04-28 分类:自闭症论文 浏览量:20

孤独症谱系理论:自闭症儿童运动发展障碍研究的进展与反思插图-西米明天

来 源:教育观察2022年7月 第11卷第21期

作 者:闫竹青1,李伟康2

(1.西安体育学院体育教育学院,陕西西安,710068;2.温州市特殊教育学校,浙江温州,325000)

[摘要]自闭症的核心症状为社交障碍,且存在重复、受限的兴趣和行为,自闭症儿童常伴随运动发展障碍。现有的自闭症儿童运动发展障碍研究分析了自闭症儿童运动发展障碍的表现,如粗大、精细动作障碍及形态发育异常,总结了自闭症儿童运动障碍的评估方法,评估工具有录像机、实验室仪器和专业化发展评估量表,梳理了自闭症儿童运动障碍的内容及干预效果。这些研究需要得到梳理与反思,以为自闭症儿童的运动发展障碍研究提供参考。

[关键词]自闭症儿童;运动发展障碍;运动干预

[中图分类号]G76[文献标志码]A[文章编号]2095-3712(2022)21-0115-05

自闭症是一种神经发育障碍,主要表现为社交沟通和社交互动障碍,受限的、重复的行为、兴趣或活动模式。[1]Esposito等人的研究表明,自闭症儿童存在运动发展障碍。[2]越来越多的早期诊断和证据表明,运动行为问题在自闭症儿童中尤为普遍。[3]自闭症儿童的运动发育已经成为一项重要的研究课题,运动发展障碍对自闭症儿童的身体活动造成困扰,影响他们语言、适应能力、社会化等方面的发展。[4-5]本文关注自闭症儿童运动发展障碍研究,梳理相关文献,以期为进一步的研究提供参考。

本研究通过关键词检索方式,从Elsevier、ResearchGate、Springlink、ScienceDirect、中国知网等数据库检索文献,英文主题词为“ASDorautism”“motorimpairmentorormotordisorder”,中文主题词为“自闭症或自闭症谱系障碍”“运动损伤或运动障碍或运动延迟”。检索日期范围为2008—2021年,共获取92篇文献,根据研究对象筛选出79篇文献,对79篇文献进行仔细阅读,最终获取28篇文献。

一、表现研究

(一)粗大动作发展落后

自闭症儿童粗大动作发展落后的主要表现为移动能力不足、物体操纵能力受损。现有研究多关注粗大动作领域的子领域,且多探究粗大动作领域受损最为严重的子领域,如移动和物体操纵。Jasmin等人发现,63%的自闭症儿童表现出明显的粗大动作延迟,在粗大动作领域,与正常儿童相比,自闭症儿童表现最差的是移动、物体操纵。[6]Fulceri等人发现,自闭症儿童存在运动发育迟缓的状况,在粗大动作领域受损最为严重的是移动能力。[7]Forti等人发现,自闭症儿童的物体操纵能力受损。Forti等人让普通儿童与自闭症儿童分别将橡胶球从设定的位置运送到目标位置,并将其扔到洞中。普通儿童在接近边框之前,已经降低了速度,并开始调整手的下落方向,而且倾向于在对准框内洞口时终止动作;自闭症儿童在接近边框之前,手部的速度明显加快,且在对准洞口时做出更多晃动动作和冗余动作。[8]

(二)精细操作能力不足

自闭症儿童的精细操作能力不足,主要表现为抓握能力受损。精细动作测查的主要是抓握和视觉运动整合,已有研究发现,抓握能力精细动作是受损最为严重的子领域。Jasmin等人发现,53%的自闭症儿童表现出精细动作延迟的问题。[6]在精细动作领域,自闭症儿童的平衡和视觉运动整合的能力相对较好,抓握能力表现最差。[6]Fulceri等人发现,自闭症儿童在精细动作领域受损最为严重的是抓握能力。[7]Campione等人发现,4岁和5岁的自闭症儿童完成伸手—抓握序列动作比较困难。Campione等人让被试完成抓握目标物体的任务,抓握包括伸展(动作的前馈阶段)和抓握(动作的感觉反馈阶段),自闭症儿童在动作前馈阶段呈现出非典型运动状况,在抓握部分的动作呈现出受损状况。[9]

(三)形态发育异常

自闭症儿童形态发育异常,具体体现在步态异常、姿势稳定性差。Jansiewicz等人发现,自闭症儿童存在步态困难、定时运动速度较慢、姿势稳定性降低的问题。[10]潘红玲等人发现,自闭症儿童存在手脚不协调、注意力涣散的问题。[11]Vernazza-Martin等人让9名自闭症儿童到距离儿童游戏室大约5米的精神运动室完成步行任务,发现自闭症儿童身体姿势稳定性差、在运动时摆动幅度较大。[12]Gong等人让58名4—6岁的自闭症儿童以他们喜欢的速度连续步行6米,重复10次,利用足底压力,以高时空分辨率量化脚与地之间的相互作用,发现自闭症儿童的步行模式为非典型的脚—地接触模式,他们的行走方式左右不对称、步幅变化大。[13]

二、评估方法研究

当前,对自闭症儿童的评估方法较为多样,研究者主要利用录像、实验室仪器和专业化的发展评估量表对自闭症儿童进行评估。录像分析法能够实时记录被试的行为表现,使研究更为灵活,数据更易获取。Ozonoff通过录像记录的方法,记了录0—2岁自闭症儿童的运动发育情况,并通过纵向研究方法,配合使用标准化的研究量表,对照3岁之后的运动情况,对自闭症儿童的运动能力进行了研究。[14]利用先进的仪器,研究者提高了对自闭症儿童运动研究的精准程度。Forti等人的研究以及Vernazza-Martin的研究中均借助动作捕捉技术收集自闭症儿童的运动数据[8,12],Campione使用三维光电智能系统记录自闭症儿童手部运动数据[9],Gong等人通过步态测量仪器测量自闭症儿童的步态数据[13]。

量表的使用提升了对自闭症儿童运动测量的标准化程度。通过量表测量得出自闭症儿童运动技能得分,并与同龄普通儿童进行比较,可判断自闭症儿童运动技能方面的发展水平。以下动作的量表在研究自闭症儿童中使用频率较高:有马仑早期学习发展评估量表(TheMullenScalesofEarlyLearning,简称MSEL)、粗大动作能力评估量表第一版(theTestofGrossMotorDevelopment-2,简称TGMD-2)、皮博迪动作发展量表第二版(PeabodyDevelopmentalMotorScales-2,简称PDMS-2)。MSEL量表主要用来测试0—6岁儿童的运动技能(适用于自闭症儿童),其由五个分量表组成,包括非语言问题解决(视觉辨别和视觉记忆)量表、粗大动作量表、精细运动(单侧和双侧操作以及写作准备)量表、接受语言(理解和听觉记忆)量表和表达语言(口语能力和语言形成,包括概念的口头化)量表。[15]TGMD-2适用于3—10岁在发育早期表现出大动作迟缓的自闭症儿童,主要测量基本运动技能,包括移动技能(跑步、奔跑、跳跃、水平跳跃和滑动)和物体操纵技能(击打固定球、固定运球、接球、踢球、上手投掷和下滚)。[16]PDMS-2的主要测量对象为从出生到5岁的儿童(适用于自闭症儿童),其采用的评估策略为任务观察测试,策略内容包括粗大运动和精细运动。其中,粗大运动任务被分为四个子测试,即反射(出生到11个月)、平衡(即静态平衡和身体控制)、移动和物体操纵。[17]通过梳理可知,动作量表对自闭症儿童的评估兼容性较强,且能较全面地评估自闭症儿童的运动能力。

除此之外,马仑粗大动作早期学习发展评估第二版(MullenScalesofEarlyLearningTestofGrossMotorDevelopment-2)、马伦量表—粗大动作早期学习测试第二版(MullenScalesofEarlyLearningTestofGrossMotorDevelopment-2)、巴特利儿童运动评估量表(TheMovementAssessmentBatteryforChildren-2)等量表也会被使用。

三、干预研究

(一)干预方法

自闭症儿童运动干预以趣味性干预为主,目前常用的干预方法有基本运动技能干预、体育干预、户外探险游戏等。基本运动技能干预是指干预者教授自闭症儿童基本的运动技能,包括移动技能、操纵或物体控制技能、平衡技能,可以通过多样化的组织方式进行,如体育课、游戏等。[18]在实施功能性动作筛查时,干预者每节课集中教授一项核心技能,并需要将之前学过的技能整合在新的课堂内容中。在教授过程中,干预者要尽量发出明确、单一的指令(如握着球、看我的),通过多样化的展示方式,提供必要辅助。[17]干预者还要依照所教授技能的困难程度进行调整。每周都应遵循同样的上课模式,并按照课程表中的固定日期开展教学。为使学生将所学技能进行迁移,干预者会变换游戏场所。[19]

体育干预以发展平衡能力、协调能力、肌肉、方向感、注意力等为主,涉及的内容有体育游戏、感觉统合训练、专项训练等。其目的是规范行为、培养配合意识、养成运动习惯。体育干预综合了心理学、运动学与神经科学等多学科领域的内容[20],体育游戏集趣味性、运动性和社会性于一体,其在激发自闭症儿童兴趣和沟通意向方面表现突出。体育干预的实施方式以互动类体育游戏、集体游戏为主。[11]

户外探险游戏属于休闲活动,有助于儿童探索自然环境。这一干预一般在参与者居住附近的公园进行。在干预过程中,干预者要求自闭症儿童与教师、同龄人交流,如要求自闭症儿童学会寻求帮助,参与愉快的冒险活动,活动内容有双向攀登绳梯、走绳梯、走吊桥、走吊床、荡秋千等。[21]

(二)干预效果

已有研究表明,运动干预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且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自闭症儿童的发展。经过一定时期的训练之后,自闭症儿童的运动能力、社交能力可得到不同程度的提升。

通过运动干预,自闭症儿童的动作发展得到改善。研究发现,经过运动干预,自闭症儿童的移动能力、物体操纵的熟练性得到了提升,身体素质和身体形态也得到了改善。Bremer等人采用单步指导、渐进式技能习得和视觉提示改善4岁自闭症儿童的基本运动技能,他们发现,通过12小时的指导,参与者的物体操纵能力和整体运动能力有了显著的改善。[17]Ketcheson等人发现,早期运动技能干预有助于自闭症儿童运动能力的提升,具体为被试进行4周以内的干预,其移动能力的训练可取得显著效果,被试进行4周到8周的物体控制能力的训练,其物体操纵能力显著提升。[16]Yanardag等人采用“从多到少的提示教学”(the“mosttoleast”prompting,简称MLP)程序教授自闭症儿童游泳技术,在MLP程序中,干预者对自闭症儿童提供分层指导,并在教授过程中逐步减少提示。[22]提示等级从指导者一对一辅助儿童学习游泳技术,逐渐减弱提示,过渡到身体示范,再逐步过渡到口头提示。研究发现,MLP教学技术对提升自闭症儿童游泳技能具有积极成效。[22]潘红玲等人通过12个月的体育游戏干预,发现体育游戏促进了自闭症儿童移动、物体操纵、平衡及视动整合等的能力发展。[23]

运动干预后,自闭症儿童的社交能力也得到改善,但是运动干预是否能改善社交能力还存在争议。潘红玲等人对3名自闭症儿童进行体育游戏干预(以社交沟通为主),结果表明:经过12周体育游戏的密集干预,3名自闭症儿童主动沟通的次数显著增加,沟通技能有所提高。[11]而Ketcheson等人发现,运动并未显著改善自闭症儿童的社交能力。[24]

总之,在运动干预领域,研究者一方面关注运动干预对自闭症儿童运动能力发展的影响,另一方面将干预的重心放在提高自闭症儿童的社交能力发展上。本文认为,运动干预有助于提升自闭症儿童的社交技能,而出现上述研究的不一致结论可能与干预时长有关。

四、反思与展望

从上述研究可知,研究者开始关注自闭症儿童在粗大动作、精细动作障碍及形态发育方面的异常,并尝试通过运动干预方法促进自闭症儿童的发展。研究发现,持续的运动干预有益于自闭症儿童。但以下问题值得进一步探讨。

(一)完善自闭症儿童运动发展的研究

首先,对自闭症儿童运动障碍的研究有待完善。Bo等人建议将运动障碍纳入自闭症的核心症状。[25]Effat等人认为运动障碍揭示该疾病的生物学性质和病理学特征,这可能是一种共病指标,而不是病因。[26]此方面的争论有待进一步验证。其次,相关研究应多关注自闭症儿童的运动学习。自闭症儿童经常表现出学习新技能的延迟。[25]而当前关于“运动学习”的研究较少,未来的研究可采用实验研究范式关注自闭症儿童的运动学习,且需要更多的研究阐明不同因素如何影响该人群的运动学习。最后,当前研究多关注自闭症儿童运动发育的表现症状,很少对运动缺陷进行理论假设,或概括总结自闭症儿童运动发展障碍,未来的研究应系统梳理自闭症儿童运动发展障碍的相关理论。

(二)采用多元方案评估自闭症儿童运动发展能力

首先,已有研究多使用专业量表,通过前后测的方式了解自闭症儿童在干预前后的表现。量表评估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测量的准确性,虽然目前专业量表较多,但适用于自闭症儿童的量表并不多。自闭症儿童的注意力集中时间短,完成专业测试任务对他们来说是比较困难。未来应该研制适合自闭症儿童的量表,可结合仪器测量、视频录像等方法,使评估更为精准。其次,计算机辅助诊断应用受到高度重视,但还可以更深入。Crippa等人的研究发现,利用计算机辅助诊断,能够识别出低功能自闭症儿童。[27]未来的自闭症临床实践也可引用计算机辅助诊断的方法。最后,确定运动能力与自闭症核心症状、认知、社会适应等的关系有助于帮助自闭症儿童制订早期计划,而当前的评估并未清晰界定这些变量之间的关系,未来的研究应深入探究自闭症运动发展障碍与其他能力的相关关系的研究。

(三)拓展自闭症儿童运动干预的研究领域

首先,运动干预作为一种有效的干预方案,可有效促进自闭症儿童运动、社交等多方面能力的发展,因此,研究者应考虑将运动技能纳入自闭症儿童早期干预。[17]其次,运动干预可采取的措施较多,但已有研究并未举证不同运动干预方案的有效性。Ruggeri等人发现,特定类型的运动干预可以改善自闭症儿童的身体结构、运动参与度和运动效果。[28]未来需要进行更严格的研究,囊括足够多的研究人群、样本量,保证明确的干预和控制条件,确定预期随着干预而改变的主要结果指标,在这个基础上筛选总结出特定类型的运动干预项目。最后,当下的研究很少关注运动干预中多采取的运动学习策略。未来的研究应关注运动学习策略,以支持自闭症儿童的运动参与。

参考文献:

[1]美国精神医学学会.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五版)(DSM-5)[M].张道龙,等,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4:16-17.

[2]ESPOSITOG,VENUTIP,MAESREOS,etal.Anexplorationofsymmetryinearlyautismspectrumdisorders:analysisoflying[J].Brainanddevelopment,2009(2):131-138.

[3]FERREIRAJP,ANDRADETOSCANOCV,RODRIGUESAM,etal.Effectsofaphysicalexerciseprogram(PEPAut)onautisticchildren'sstereotypedbehavior,metabolicandphysicalactivityprofiles,physicalfitness,andhealth-relatedqualityoflife:astudyprotocol[J].Frontiersinpublichealth,2018(6):47-59

[4]PANC.ObjectivelymeasuredphysicalactivitybetweenchildrenwithautismspectrumdisordersandchildrenwithoutdisabilitiesduringinclusiverecesssettingsinTaiwan[J].Journalofautismanddevelopmentaldisorders,2008(7):1292-1301.

[5]BEDFORDR,PICKLESA,LORDC.Earlygrossmotorskillspredictthesubsequentdevelopmentoflanguageinchildrenwithautismspectrumdisorder[J].Autismresearch,2016(9):993-1001.

[6]JASMINE,COUTUREM,MCKINLEYP,etal.Sensorimotoranddailylivingskillsofpreschoolchildrenwithautismspectrumdisorders[J].Journalofautismanddevelopmentaldisorders,2009(2):231-241.

[7]FULCERIF,CONTLDOA,PARRINII,etal.Locomotionandgraspingimpairmentinpreschoolerswithautismspectrumdisorder[J].Clinicalneuropsychiatry,2015,12(4):94-100.

[8]FORTIS,VALLIA,PEREGOP,etal.Motorplanningandcontrolinautism.akinematicanalysisofpreschoolchildren[J].Researchinautismspectrumdisorders,2011(2):834-842.

[9]CAMPIONEGC,PIAZZAC,VILLAL,etal.Threedimensionalkinematicanalysisofprehensionmovementsinyoungchildrenwithautismspectrumdisorder:newinsightsonmotorimpairment[J].Journalofautismanddevelopmentaldisorders,2016(6):1985-1999.

[10]JANSIEWICZEM,GOLDBERGMC,NEWSCHAFFERCJ,etal.Motorsignsdistinguishchildrenwithhighfunctioningautismandasperger'ssyndromefromcontrols[J].Journalofautismanddevelopmentaldisorders,2006(5):613-621.

[11]潘红玲,李艳翎,谭慧.体育游戏对孤独症儿童沟通行为影响的个案研究[J].武汉体育学院学报,2018(1):95-100.

[12]VERNAZZAMARTINS,MARTINN,VERNAZZAA,etal.Goaldirectedlocomotionandbalancecontrolinautisticchildren[J].Journalofautismanddevelopmentaldisorders,2005(1):91-102.

[13]GONGL,LIUY,YIL,etal.Abnormalgaitpatternsinautismspectrumdisorderandtheircorrelationswithsocialimpairments[J].Autismresearch,2020(7):1215-1226.

[14]OZONOFFS,YOUNGGS,GOLDRINGS,etal.Grossmotordevelopment,movementabnormalities,andearlyidentificationofAutism[J].Journalofautismanddevelopmentaldisorders,2008(4):644-656.

[15]HELLENDOORNA,WIJNROKSL,VANDAALENE,etal.Motorfunctioning,exploration,visuospatialcognitionandlanguagedevelopmentinpreschoolchildrenwithautism[J].Researchindevelopmentaldisabilities,2015(39):32-42.

[16]KETCHESONL,HAUCKJ,ULRICHD.Theeffectsofanearlymotorskillinterventiononmotorskills,levelsofphysicalactivity,andsocializationinyoungchildrenwithautismspectrumdisorder:Apilotstudy[J].Autism,2017(4):481-492.

[17]BREMERE,BALOGHR,LLOYDM.Effectivenessofafundamentalmotorskillinterventionfor4-year-oldchildrenwithautismspectrumdisorder:apilotstudy[J].Autism,2015(8):980-991.

[18]LUBANSDR,MORGANPJ,CLIFFDP,etal.

Fundamentalmovementskillsinchildrenandadolescents[J].Sportsmedicine,2010(12):1019-1035.

[19]BREMERE,LLOYDM.School-basedfundamental-motor-skillinterventionforchildrenwithAutism-likecharacteristics:anexploratorystudy[J].Adaptedphysicalactivityquarterly,2016(1):66-88.

[20]丹豫晋,苏连勇,刘映海.自闭症幼儿沟通行为的体育干预个案研究[J].天津体育学院学报,2006(2):120-122.

[21]ZACHORDA,VAEDIS,BARONEITANS,etal.Theeffectivenessofanoutdooradventureprogrammeforyoungchildrenwithautismspectrumdisorder:acontrolledstudy[J].Developmentalmedicine&childneurology,2017(5):550-556.

[22]YANARDAGM,AKMANOGLUN,YILMAZI.Theeffectivenessofvideopromptingonteachingaquaticplayskillsforchildrenwithautism[J].Disabilityandrehabilitation,2012(1):47-56.

[23]潘红玲,李艳翎.孤独症儿童体育干预个案研究[J].中国体育科技,2012(3):90-95.

[24]KETCHESONL,FELZERKIMIT,HANCKJL.PromotingadaptedphysicalactivityregardlessoflanguageabilityinyoungchildrenwithAutismSpectrumDisorder[J].Researchquarterlyforexerciseandsport,2020(8):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