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症谱系理论:自闭症儿童教育诊断评估工具

发布时间:2024-04-30 分类:自闭症论文 浏览量:39

孤独症谱系理论:自闭症儿童教育诊断评估工具插图-西米明天

来 源:家庭科技2022·2总第350期

作 者:吴雅雅

摘 要:自闭症等特殊儿童的教育诊断评估工作主要围绕特殊儿童的学习、生活、劳动、适应社会过程中产生的生理、心理问题、特定心理的形成过程与行为表现、产生的原因及可能出现的后果等进行全面评估,对特殊儿童现实情况及日后发展轨迹做出判断。教育诊断评估的目的是判断特殊儿童疾病的严重程度,了解致残的原因及早期康复干预的状况,对现阶段的康复水平及采用的治疗、教育、行为评估方案的优缺点进行跟踪调查,分析存在的主要问题。

关键词:自闭症,特殊教育,个性化教育,手眼协调,特殊儿童,社会交往

自闭症学名为“儿童孤独症”,是一种发病于婴幼儿时期的精神发育障碍性疾病,患儿具有社会交往障碍、交流障碍、对多种活动内容缺乏兴趣或有兴趣局限、刻板重复的行为方式等基本特征,且多数患儿在不同程度上伴有精神发育迟滞。开展以自闭症为代表的特殊儿童的教育诊断评估工作意义重大。

以自闭症为代表的特殊儿童教育诊断评估内涵

以自闭症为代表的特殊儿童个性化教育方案应该包含下列内容:一是此类儿童的现实情况,包含心理状况、一般心理能力、学业能力、适应能力、生活及职业能力等。尤其是针对自闭症儿童,因为自闭症在婴幼儿时期发病,很可能终身存在,所以针对自闭症儿童的调查研究不能仅集中在幼儿时代,需考虑自闭症儿童成长过程中不同时段的实际情况。二是相应的教学目标及实施具体教学目标的时间。三是服务措施、教学措施及辅助治疗措施等具体方式。四是围绕教学、评估、诊断结果进行评价。五是个别教育的认可证明。

自闭症等特殊儿童的教育诊断评估工作主要围绕特殊儿童的学习、生活、劳动、适应社会过程中产生的生理、心理问题、特定心理的形成过程与行为表现、产生的原因及可能出现的后果等进行全面评估,对特殊儿童现实情况及日后发展轨迹做出判断。教育诊断评估的目的是判断特殊儿童疾病的严重程度,了解致残的原因及早期康复干预的状况,对现阶段的康复水平及采用的治疗、教育、行为评估方案的优缺点进行跟踪调查,分析存在的主要问题。在此基础上,对特殊儿童未来一段时间内的病情发展状况提出可行性干预措施。教育诊断评估的具体内容包含病史诊断结论、病理检查具体结果、相关指标的实验室分析结果、心理测量结果及前期接受教育(来自家庭和特定的教育机构等)的具体情况等。

主流自闭症儿童教育诊断评估工具及其特点

PEP量表和C-PEP量表

心理教育量表(PEP)由美国人斯考普勒等编制而成,主要针对自闭症导致的发育障碍儿童进行个性化评估,主要内容覆盖自闭症儿童各方面的情况,包含模仿能力、行为感知能力、大小肌肉群力量、手眼协调能力、认知理解能力、语言表现水平及行为病态程度等。该量表除了能够精准提供与自闭症患儿当前发育水平的相关信息,指出患儿偏离正常发展的特征与程度之外,还能够帮助临床治疗医护人员、特殊教育工作人员、患儿家长等制订下一阶段个性化教育方案,使方案的科学性大幅度提升。目前,在全球范围内,PEP量表在评估自闭症患儿综合状况效果方面已经取得了令人欣喜的效果。我国一些学者以PEP量表为基础,结合我国自闭症患儿的特性等,对PEP量表进行了适合我国自闭症患儿教育诊断评估的改进,形成了C-PEP量表。C-PEP量表包含功能发展量表和病理量表两个大类别分量表。其中,功能发展量表的测试项目共计95个,主要涉及以下功能领域。

(1)自闭症儿童的模仿能力,总计10个项目,主要围绕患儿对语言动作的模仿能力(如测试者将胳膊举起、摸鼻子等,要求患儿模仿相应的动作)、对声音的模仿能力(测试者发出简单的猫叫、狗叫声,比如简单地说出“喵”“汪”等,要求患儿模仿)。

(2)知觉测量,共计11个项目,主要围绕视觉、听觉两种功能进行测量。以听觉测量为例,在确定患儿能够清晰听到声音的范围内,由测试者选择患儿视线无法触及的位置发出声响,要求患儿判断产生声音的具体方位。

(3)动作技能,共计21个项目,包含精细动作10项、粗大动作11项。精细动作指要求患儿执行穿针引线类动作(最原始的“穿针引线”活动的精度最高,且由于针穿线口较小,即使是正常儿童也存在完成困难,故转变成“将线从球中间的孔中穿过”等游戏),或是使用剪子捡东西、拧开泡泡瓶等。粗大动作包含抛球、踢球、单腿独立、在无他人帮助的情况下上楼梯等。上述动作技能均为孩子在逐渐记事的过程中应该掌握的。能够完成的项目越多、完成的精准程度越高,表明自闭病症患儿的行为能力并未受到较为明显的影响。反之则表明受影响程度较大。

(4)手眼协调能力,共计14项,主要通过写字、绘画等方式,评估自闭症患儿是否能够将脑中所想真实呈现在画面之上。但设置的写字、绘画等评估项的难度并不高,并不涉及整体的美观性。比如测试者在一张纸上画出多个封闭空白区域,在每一个区域使用彩笔画出一种颜色,要求患儿在对应区域使用相同颜色的画笔涂满整个区域。若患儿能够完全涂满且未溢出,表明手眼协调能力较强。

(5)认知表现及口语认知,共计39项,主要评估患儿对语言的理解。认知表现侧重于表达或达成某种项目的能力;口语认知更加侧重患儿对口语(听到的话)的反应能力。

病例量表共计44个项目,从情感、人际关系、合作行为、对游戏及某种材料的嗜好、感觉模式和语言共计5个方面,评估患儿的病理性行为及严重程度。需要注意的是,使用C-PEP量表进行评估时,其中的一些测量项目即使是健康儿童也可能无法顺利完成,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健康儿童表现出的“异常”之处会逐渐消失,并不会像自闭症患儿一样,长期表现出特异性症状。

源自英国的交往和交流障碍诊断访谈量表(DISCO)及青少年和成人心理教育量表(AAPEP)

以PEP量表为基础,除了我国学者之外,国外有关学者对教育诊断评估方式进行了适当修正。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两种量表分别是源自英国的交往和交流障碍诊断访谈量表(DISCO)及青少年和成人心理教育量表(AAPEP)。其中,DISCO是一种标准化半结构访谈式教育评估诊断量表,由300道问题组成,涉及家庭、疾病医疗史、鉴定信息等。DISCO的独特优势有以下两个方面:①相较于PEP量表,教育诊断评估范围更加广泛,且获得美国精神医学会等组织的认可。②更加注重对全面临床信息的收集。DISCO能够帮助临床医生更加详细地获得自闭症患儿的个体发展、行为特征方面的详细资料。上述信息的重要价值在于,不仅能够帮助医师实现对自闭症患儿相关特征(核心特征)的深度观察,还能够通过一系列更加严谨的评估机制,全面了解患儿在技能、思维方式、性格等诸多方面经常出现的典型性行为,这能为自闭症患儿制订教育、引导、治疗方案均提供更加准确的依据。总体而言,DISCO被认为能够精确反映自闭症患儿从婴幼儿时期开始,直到当前阶段的完整发展轨迹,能够将自闭症患儿的真实状况以三维立体的形式予以呈现,在判断患儿综合情况方面更加直观。

常规PEP量表的局限性在于,相关教育诊断评估测试方法主要针对7岁以下的学龄前儿童,一旦自闭症患儿成长至青少年阶段甚至是成年人,则相关测试项几乎失去效用。为了确定青少年和成人自闭症患者对教育、疾病治疗的需求,有学者进一步升级了PEP量表,制成了AAPEP量表。该量表将测试流程对应的受测者年龄从“孩童时代”提升至“青少年时代”以及“成年人时代”,相关检测结果具有分析价值。

使用自闭症儿童教育诊断评估工具的建议

以家庭为中心,重点在于“家长参与”

世界各国的学者使用教育诊断评估工具对自闭症患儿的行为、性格特征、症状产生原因进行分析后初步得出以下结论:自闭症儿童症状的形成和发展均与家庭有一定的关系。对一些由自闭症逐渐发展为抑郁症的青少年的行为、相关信息进行了解时发现,很多患儿家长对自家孩子的理解、认知与孩子自己的认知、与孩子关系较好的同龄人的认知可能大相径庭。造成此现象的原因是一些家长在教育孩子、与孩子沟通方面的相关做法完全错误,甚至十分愚昧。比如父母认为孩子应该这样做,当发现孩子的行为与自己所认为的不一致时,会采取粗暴干涉的行为,甚至采取一些令人诧异的“病态”行为——想象孩子当前处于某种状态,而这种“想象”十分符合自己的期许,导致孩子与父母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将上述情况进行反推可得出以下结论:无论如何,家长是儿童成长过程中最重要的“他人”,而家庭是儿童生长发育最重要的场所,对儿童生长发育产生的影响远远超过其他事物。因此,“家庭因素”需要纳入自闭症患儿教育诊断评估范围之内。如果“家庭因素”缺失,则对孩子当前状况的评估结果很可能偏离真相。

评估内容应具有针对性

梳理常用主流自闭症儿童教育诊断评估工具的评估侧重点发现,沟通、运动、生活自理、社会发展、认知五大类领域能力的评估最重要,这表明上述五大类功能是与现代社会发展息息相关的重要内容,不能忽略。此外,设定针对性评估内容的过程中,主流评估工具对“适应不良情况”进行的评估并不多。如果能够考虑增加更多与障碍程度相关的各种适应不良行为进行评估的内容,则有助于确定针对自闭症患儿教育训练项目开展的优先等级。此外,尽管五大类领域能力的评估价值已经得到确认,但每一个自闭症患儿个体都存在一定的差异,且此差异不一定来源于患儿本身,也可能与其家庭因素有很大的关联,因此评估途径应该多样化。例如,设置评估要素时,不应忽略自闭症儿童的学习潜能,然而目前此能力在主流评估工具中的受重视程度并不高。学习能力对整个社会发展都是十分重要的内容,应重点探索。

总体而言,现阶段全球主流的自闭症儿童教育评估诊断工具处于不断升级、完善的状态。随着社会不断进步,以自闭症为代表的残疾儿童的需求会越来越多。因此,教育诊断评估工具同样要与时俱进,使特殊儿童的生活充满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