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症谱系理论:CBCL在孤独症谱系障碍儿童中的应用研究

发布时间:2024-05-04 分类:自闭症论文 浏览量:33

孤独症谱系理论:CBCL在孤独症谱系障碍儿童中的应用研究插图-西米明天

来 源:中国社会医学杂志2022年10月第39卷第5期

作 者:黄亦明,刘金珍,徐雁,王雪云,郭丽娜,高峰

【摘要】目的探讨儿童行为量表(childbehaviorchecklist,CBCL)4~16岁版本在评估孤独症谱系障(autism spectrum disorder,ASD)儿童的情绪行为问题的应用,为更好地理解ASD儿童的行为和情绪问题提供科学证据。方法选取2016年1月—2020年10月在武汉市江岸区妇幼保健院儿童保健科筛查并诊断为ASD的182例儿童作为研究对象。由ASD儿童的父母或主要抚养人填写CBCL问卷。采用验证性的因子分析方法,构建CBCL各个症状因子与其所属条目的测量方程,拟合并验证CBCL理论模型。结果ASD患儿行为情绪问题总检出率为65.38%;男童前3位的行为问题因子为社交退缩(57.94%)、违纪(42.06%)、攻击(22.43%);ASD女童前3位的行为因子是社交退缩(48.00%)、抑郁(22.67%)、多动(20.00%)。验证性因子分析结果示,4~6岁男童的CBCL理论模型经拟合优度检验为χ2/df=1.83,CFI=0.93,GFI=0.94,RMSEA=0.05;4~6岁女童的CBCL理论模型经拟合优度检验为χ2/df=1.98,CFI=0.91,GFI=0.91,RMSEA=0.07,理论模型较好地拟合了原始数据。结论ASD儿童有较多的情绪行为问题,CBCL(4~16岁版本)可用于4~6岁ASD儿童的情绪行为问题的全面评估。

【关键词】孤独症谱系障碍;儿童行为量表;验证性因子分析;情绪行为问题

【中图分类号】R179【文献标志码】ADOI:10.3969/j.issn.1673-5625.2022.05.020

孤独症谱系障碍(autismspectrumdisorder,ASD)是发育行为儿科学研究的重要神经发育性障碍之一,以社交沟通和互动困难,重复刻板行为和兴趣受限为主要的核心症状[1]。近年来,ASD逐渐从一种狭义的、罕见的儿童期疾病,成为被广泛关注和研究的儿童终身疾病,越来越多的ASD患儿被诊断。2020年,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CentersforDiseaseControlandPrevention,CDC)报道,8岁以下儿童ASD患病率已高达1/54[2];中国报道的6~12岁儿童ASD患病率为0.7/100[3]。ASD已成为全球患病人数增长最快的严重疾病之一,并成为全球性公共健康问题。ASD患儿的情绪和行为问题发生率较高,精神障碍疾病的共患率达到26%~70%[4]。其中,ASD儿童中最常见的并发情绪问题是焦虑症,ASD青少年和成人中最常见的是抑郁症[5]。ASD儿童还常伴有行为和注意力调节的困难,如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对立违抗行为问题等[6]。因此,临床医生和研究人员及时发现和鉴别ASD患儿潜在的情绪和行为问题就变得非常重要。Achenbach儿童行为量表(ChildBehaviorChecklist,CBCL)是评估儿童情绪和行为问题的筛查量表之一,广泛地用于评估、收集和评价儿童的内化和外化行为问题[7]。ASD儿童常表现出与正常儿童不同类型的社交和行为问题,他们在社会沟通、互动、行为和认知上的障碍会影响其情绪和行为的表达。因此,本次研究采用CBCL量表(4~16岁版本)评估4~6岁ASD儿童的行为和情绪问题,为更好地理解ASD儿童行为和情绪问题提供科学证据。

1对象和方法

1.1研究对象

回顾性分析2016年1月—2020年10月在武汉市江岸区妇幼保健院儿童保健科筛查并诊断为ASD的儿童临床资料,共纳入ASD患儿182例。所有研究对象均符合:①年龄4~6岁,男女不限;②ASD诊断符合美国精神学会《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DSM-5)标准[8],由两位临床经验丰富的儿童保健科医师进行临床诊断;③孤独症行为量表(Au-tismBehaviorChecklist,ABC)评分≥67分[9];④孤独症评定量表(Childhood Autism Rating Scale,CARS)评分≥30分[10];⑤韦氏幼儿智力量表第四版(WechslerPreschoolandPrimaryScaleofIntel-ligence-IV,WPPSI-IV)总智商≥70分[11];⑥无脑损伤、癫痫、严重躯体疾病和其他精神障碍。本研究取得儿童家长知情同意,并签署知情同意书。

1.2测评工具

1.2.1ABC量表该量表由Krug于1978年编制,适用于8个月~28岁的ASD者,常用于ASD儿童的辅助诊断,由家长填写,包括生活自理(S)、语言(L)、运动(B)、感觉(S)和交往(R)5个方面,共计57个项目,总分47~53分为轻度可疑ASD,54~67分为中度可疑ASD,>67分考虑为ASD[12]。

1.2.2CARS量表由Schopler于1988年编制,临床医生通过观察和评估ASD儿童的语言、行为和感知觉等15项内容用于ASD儿童的辅助诊断,总分在30~36分提示轻中度孤独症,≥36分提示重度孤独症[13]。

1.2.3WPPSI-IV评估韦氏智力量表是世界上适用最广泛的认知评估量表,适用年龄包括2岁6月~3岁11月和4~6岁11月两组年龄段,评估结果包括总智商、语言理解、视觉空间、工作记忆、加工速度、肢体能力、一般能力等。WPPSI-IV由经过培训的专业人员根据修订版手册和常模标准施测和评定[11]。

1.2.4CBCL评估由Achenbach于1976年编制,适用于评估儿童的行为和情绪问题。1992年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修订了美国版本的CBCL量表,制定了我国4~16岁儿童常模[14]。CBCL在我国广泛使用,有较好的信度和效度。Achenbach儿童行为量表(家长用)包括113个条目,分属8~9个行为症状因子,即社交问题、退缩、躯体主诉、焦虑/抑郁、思维问题、注意问题、违纪行为、攻击性行为和性问题,不同儿童年龄和性别的症状因子及组成不尽相同。其中,退缩、躯体主诉和焦虑/抑郁为内向性因子,违纪行为和攻击性行为外向性因子。计分项目得分累加得到行为问题总分[15]。

1.3诊断方法

在医生指导下家长据实填写ABC量表,ABC量表>67分为初筛ASD阳性。由有经验的临床医师使用CARS量表对初筛ASD阳性的儿童进行临床观察和评估,并结合美国精神学会《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DSM-5)标准进行诊断。WPPSI-IV和CBCL评估由经过培训并获得量表测试资格的专业测评师进行,评估地点选择在同一地点相同环境下进行。

1.4统计分析

使用Excel软件进行数据录入并建立数据库。统计分析采用SAS9.2软件进行,对符合正态分布的计量资料采用均数±标准差(M±s)表示,两组间比较采用两独立样本的t检验分析,计数资料采用频数(n)和百分比(%)进行统计描述,组间比较采用卡方检验。验证性因子分析采用AMOS5.0软件。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基本情况

本次研究共纳入ASD患儿182例,其中男童107例(58.79%),女童75例(41.21%);平均年龄为(4.64±1.65)岁。ASD患儿男童组和女童组的年龄、母亲年龄和文化程度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2ABC量表、CARS量表、WPPSI-IV量表结果

182例患儿均符合DSM-5诊断标准,使用ABC量表评估,男童组和女童组ABC量表评估分数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使用CARS量表评估,男童组和女童组CARS量表评估分数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使用WPPSI-IV量表评估,男童组和女童组WPPSI-IV量表评估分数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3CBCL量表结果

ASD患儿有行为问题者119例,行为问题总检出率为65.38%。ASD男童前3位的行为问题因子为社交退缩(62例,57.94%)、违纪(45例,42.06%)、攻击(24例,22.43%);ASD女童前3位的行为因子是社交退缩(36例,48.00%)、抑郁(17例,22.67%)、多动(15例,20.00%)。

2.4验证理论因子结构

运用验证性因子分析,用实际数据拟合和验证CBCL理论模型。首先,构建各个症状因子与其所属条目的测量方程,每个测量条目均受测量误差影响。然后,对理论模型进行参数估计,通过实际数据与假设模型的协方差矩阵的近似程度做拟合优度评价,采用最大似然法(maximumlikelihood,ML)。CBCL量表有9个行为症状因子共113条问题,分析各个症状因子与各个条目之间的关系,以及各个症状因子之间的关联程度。见图1。

4~6岁男童的CBCL理论模型经拟合优度检验,理论模型较好地拟合了原始数据:χ2/df=1.83, CFI=0.93, GFI=0.94, RMSEA=0.05(参考标准:χ2/df<3,CFI>0.90,GFI>0.90,RMSEA<0.08)。4~6岁女童的CBCL理论模型经拟合优度检验,理论模型较好的拟合了原始数据:χ2/df=1.98, CFI=0.91, GFI=0.91, RMSEA=0.07(参考标准:χ2/df<3,CFI>0.90,GFI>0.90,RMSEA<0.08)。

3讨论

孤独症谱系障碍是一种复杂的儿童神经发育障碍性疾病,常共患情绪行为问题和其他多种疾病[11]。有共患病的ASD功能受损更为严重,症状表现更加严重,增加了其临床诊断和干预治疗过程中的难度和复杂性。伴有情绪行为问题的ASD常具有更多的不良行为及攻击性,更易动怒或出现品行问题,存在更严重的行为控制问题、焦虑/抑郁障碍、回避反应、性格孤僻、发脾气、进行社交能力训练出现更大的困难等[6]。这些共患病导致ASD儿童的预后更差,严重影响其社会功能,给家庭和社会带来巨大的经济负担和沉重的精神压力。因此,早期发现和干预ASD的情绪行为问题对于提高其生活自理和社会交往能力,改善ASD儿童病情和回归社会具有重要意义。

既往研究和临床实践中,儿童行为量表可有效评估ASD的共患行为和情绪问题,其量表结构效度已在大量跨文化样本中进行了测试、验证和建立,国外已有多项研究证实,CBCL量表可有效识别ASD儿童的情绪行为问题[12],然而我国在这方面的研究较少,尚缺乏CBCL与ASD儿童情绪行为问题的研究报道。本研究发现,在4~6岁ASD儿童中,CBCL的理论模型较好地拟合原始数据,这提示CBCL可用于对学龄前ASD儿童情绪行为问题的全面评估,可为更好地理解ASD儿童的行为和情绪症状表现提供科学证据。

本次研究发现,ASD儿童存在较多的行为和情绪问题,如社交退缩因子的阳性检出率较高,这反映出ASD儿童的核心症状是社会交往/沟通障碍。ASD儿童由于缺乏有效的社交沟通技巧,常常不能根据情境主动发起、维持和终止会话,社交沟通技巧的缺失影响了ASD儿童与他人,特别是同龄人交往的能力[16]。有研究提出,社交退缩因子可以用于CBCL在ASD儿童中的筛查[13],可有效区分ASD的学龄前儿童和其他儿童[15],然而在本次研究中,所发现的社交退缩因子阳性检出率只有53.84%,与DSM-V、ABC和CARS的阳性检测一致性不高。因此,CBCL作为ASD的筛查工具仍需作进一步研究。另外,研究发现在ASD儿童中抑郁、违纪、攻击、多动也是常见情绪行为问题,这与以往研究发现相似。这提示ASD患儿常受到心理行为疾病的困扰。既往研究显示,ASD儿童常共患焦虑、抑郁、强迫症、攻击性行为、自伤行为等情绪和心理问题[17]。其中,焦虑是ASD儿童最常见的心理行为问题之一,目前尚缺乏ASD儿童共患焦虑的大型流行病学调查,一项Meta分析结果显示,11%~84%的ASD儿童存在不同程度的焦虑障碍[18-19]。由于ASD儿童常常难以描述其感受,焦虑甚至会被当做刻板行为或其他行为而被忽视。抑郁症也是常见的心理行为问题,研究显示,约有28.5%的ASD患儿患有抑郁症[20-21]。通常其症状难以被医生和家长发现,进而对儿童造成持续伤害。与正常发育儿童相比,ASD儿童还更容易发生自伤行为,包括拽头发、撞头、咬自己等[16]。另外,在本次研究中ASD儿童还存在较多的躯体主诉,如胃肠道症状(便秘、腹泻、挑食、喂养困难等)。

综上所述,本次研究发现ASD儿童有较多的情绪行为问题,主要为社会退缩、抑郁、违纪、攻击、多动等;CBCL(4~16岁版本)可用于对学龄前ASD儿童的情绪行为问题的全面评估。因此,关注ASD儿童的情绪行为问题,早期识别、干预,从而全面改善ASD儿童症状。

参考文献

[1]中华医学会儿科学分会发育行为学组,中国医师协会儿科分会儿童保健专业委员会,儿童孤独症诊断与防治技术和标准研究项目专家组.孤独症谱系障碍儿童早期识别筛查和早期干预专家共识[J].中华儿科杂志,2017,55(12):890-897.

[2]DevelopmentalDisabilitiesMonitoringNetworkSurveillanceYear2010PrincipalInvestigators,CentersforDiseaseControlandPrevention(CDC).Prevalenceofautismspectrumdisorderamongchildrenaged8yearsautismanddevelopmentaldisabilitiesmonitoringnetwork,11sites,UnitedStates,2010[J].MMWRSurveillSumm,2014,63(2):1-21.

[3]ZhouH,XuX,YanW,etal.PrevalenceofAutismSpectrumDisorderinChina:anationwidemulticenterpopulation-basedstudyamongchildrenaged6to12Years[J].NeurosciBull,2020,36(9):961-971.

[4]MaskeyM,WarnellF,ParrJR,etal.Emotionalandbehaviouralproblemsinchildrenwithautismspectrumdisorder[J].JAutismDevelopDisord,2013,43(4):851-859.

[5]高紫琳,刘靖,黄新芳,等.学龄前期孤独症谱系障碍儿童情绪行为问题及其与母亲情绪问题的相关性[J].中国儿童保健杂志,2019,203(5):15-22.[6]ThrowerE,BrethertonI,PangKC,etal.Prevalenceofautismspectrumdisorderandattention-deficithy-peractivitydisorderamongstindividualswithgenderdysphoria:asystematicreview[J].JAutismDevDis-ord,2020,50(3):695-706.

[7]RelliniE,TortolaniD,TrilloS,etal.Childhoodautismratingscale(CARS)andautismbehaviorchecklist(ABC)correspondenceandconflictswithDSMIVcriteriaindiagnosisofautism[J].JAutismDevelopDisord,2004,34(6):703-708.

[8]GrzadzinskiR,HuertaM,LordC.DSM5andautismspectrumdisorders(ASDs):anopportunityforidentfyingASDsubtypes[J].MolAutism,2013,4(1):1-6.

[9]YousefiN,DadgarH,MohammadiMR,etal.Thevalidityandreliabilityofautismbehaviorchecklistiniran[J].IranJPsychiatry,2015,10(3):144-149.

[10]应艳红,袁飒,鲜丹.孤独症谱系障碍儿童语言障碍的现状与影响因素分析[J].中国听力语言康复科学杂志,2020,100(3):52-54.

[11]张厚粲.韦氏儿童智力量表第四版(WISC-IV)中文版的修订[J].心理科学,2009,32(5):1177-1179.

[12]EavesRC,JrT.Thereliabilityandconstructvalidityofratingsfortheautismbehaviorchecklist[J].PsycholSchool,2010,43(2):129-142.

[13]CraigF,FanizzaI,RussoL,etal.Socialcommunicationinchildrenwithautismspectrumdisorder(asd):correlationbetweenDSM5andautismclassificationsystemoffunctioningsocialcommunication[J].AutismRes,2017,10(7):1249-1258.

[14]RelliniE,TortolaniD,TrilloS,etal.ChildhoodAutismRatingScale(CARS)andAutismBehaviorChecklist(ABC)correspondenceandconflictswithDSMIVcriteriaindiagnosisofautism[J].JAutismDevDisord,2004,34(6):703-708.

[15]析仁娥,张志雄.全国22个省市26个单位24013名城市在校少年儿童行为问题调查:独生子女精神卫生问题的调查、防治和Achenbach's儿童行为量表中国标准化[J].上海精神医学,1992(1):47-55.

[16]徐静,陈图农,丁小玲,等.Achenbach儿童行为量表的初步应用分析[J].中国妇幼健康研究,201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