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症谱系理论:来自星星的孩子

发布时间:2024-05-04 分类:自闭症论文 浏览量:30

孤独症谱系理论:来自星星的孩子插图-西米明天

来 源:教育随笔

作 者:闵益飞

摘 要:闵益飞来自星星的孩子,这样美丽、文艺的称呼里饱含着苦涩和伤痛。他们是自闭症儿童。他们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和他人对视,很难与他人交流,对外界充耳不闻,总是我行我素,犹如天上遥远而孤独的星星。“星星''带来的问题在我的“老班”生涯中,曾经遇到过这样的一颗“星星”。第一次见到他,我眼前一

关键词:星星的孩子,自闭症儿童,自闭症患者,自闭症的孩子,语言发育

来自星星的孩子,这样美丽、文艺的称呼里饱含着苦涩和伤痛。他们是自闭症儿童。他们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和他人对视,很难与他人交流,对外界充耳不闻,总是我行我素,犹如天上遥远而孤独的星星。

“星星''带来的问题在我的“老班”生涯中,曾经遇到过这样的一颗“星星”。第一次见到他,我眼前一亮。如此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孩,一双大眼睛就像星星一样纯净、漂亮。而与常人不同的是,他不和他人对视,目光游离,像星光一样闪烁而不可捉摸。

在班级刚组建的时候,尽管我心有准备,也提前做了些案头工作,但面对这样一名学生,终究是纸上谈兵。他的表现很快就在班级“炸”了。他很难专注于课堂内容,总是东张西望,坐立随意;说话不分场合,控制不住音量,时常冷不丁地冒出一句没来由的话,然后执拗地重复,有时还会拍桌、跺脚甚至号啕。每每如此,课堂很难继续进行。课间,他也时常会无端地把桌子移来移去,没来由地顶住黑板或挡住过道,时而还会跳到桌上,甚至坐上讲台,口中念念有词。由于教室在二楼,我总担心他会突然跳上栏杆发生意外,总要特别叮嘱其他学生将他看紧些。每当他失控“发作”时,我都会赶过来拥抱他,小声安慰他,让他慢慢平复下来,但几天后他又会重蹈覆辙。

给“星星”一个新家

看着家长聊起这个孩子时神情的忧伤和无奈,听着那一声声的“抱歉”和“添麻烦”,还有那欲言又止的担心,我想我应该主动做点什么。

首先是让同学们接纳他。初中生本就是一群“耍猴不怕人多,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主儿,他们看到这样的同学难免会起哄、嘲笑。是被动地等到班级里非议四起,我再来教育,还是主动让大家了解自闭症,唤起学生们的共情,一起来帮助他?我选择了后者。

每个孩子的天性都是善良的,都有恻隐之心。我很郑重地向班上其他51名学生讲解了有关自闭症的知识,列举了新闻和电影里看到的案例,讲述我们班这名同学痛苦的求医经历,以此激起学生们的同情。在了解了这些之后,学生们纷纷表态要做他的守护神。班上每一名学生都主动要求做他的哥哥或姐姐,还很有仪式感地宣誓要像对待自己的亲弟弟一样去呵护他、包容他;若有人故意捉弄他、嘲笑他,那便是全班的“公敌”,必须“讨伐”。

如此一来,他再做出怎样可笑的举动,大家都能包容他、帮助他。在这样一个安全感十足的“新家”,他的情绪逐渐平和,失控的行为慢慢减少。

关爱,不需要理由

为了帮助他尽快适应新环境,班级专门成立“爱心小分队”,班委担任骨干。无论是外出上课,还是排队就餐,体育委员都会让他排在自己的前面,保证他在自己的视线内。上校本选修课时,其他学生会陪着他先找到场地,再回自己选修课的教室。外出社会实践时,小组成员们会拉紧他的手,以防他走丢。少年宫综合实践活动中,他所参加的课程,组员会一句一句地为他缓慢重复教师的指令,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地慢慢向他示范,必要时还会先放下自己的作品,共同帮助他完成作品。在体育活动课上,当他被兄弟班的学生嘲笑捉弄而手足无措时,本班同学会挺身而出,把他拉到身后保护起来。在他发脾气时,也会有同学照着我的样子安抚他,轻拍他的背或轻轻拥抱他,小声安慰他,帮助其平复情绪。

这样的事情不胜枚举,我看到班级的爱心涌动,温情流淌。对于这样一个患有自闭症的孩子来说,难以与同学、教师建立正常的伙伴关系,也未必能感知并回应关怀,但我们依然无怨无悔地付出着,只因他是班级的一员,是大家的兄弟。关爱,不需要理由,只源于真诚和共识。

走一步,再走一步

接纳和包容只是第一步。不幸的他已经缺失很多,但未来的路还要走。作为教师,我有责任带着他走一步,再走一步。

为了锻炼他的语言表达能力,促进智力发展,班级还建立了一个针对他的话聊机制,即无论他的座位怎么变动,他周围的四个人每天都尽可能地和他说上至少五句话,内容自选,多多益善,要尽量引导他开口表达,刺激他的语言发育。班级树立了一个特殊目标,即用两个学期的时间,教会他认识全班同学和任课教师。为此,组长会带着他分发作业本,训练他将作业本与主人一一对应;生活委员创设情境,鼓励他开口借还东西;体育委员会鼓励他参加趣味运动会;等等。功夫不负有心人,到八年级上学期结束时,他已经能记住全班同学的名字,并且能对着同学准确叫出名字。他甚至偶尔也会像其他同学那样,进教室的时候喊一声“报告”,离班时会说一声“再见”。

我要求他每天在家校本上有留言互动,把当天发生的或他看到、听到、想到的任何事,无论长短,无论有无意义,都写下来。教师、家长会和他进行文字互动,帮助他学会观察、思考、组织语言和表达想法,这对稳定情绪、促进思维和语言的逻辑发展都很有帮助。两年下来,他的文字表达能力有了一定的进步,偶尔从文段里面也能看到一些言之成理或言之有序的语句,这于他来说已是破天荒的进步了。

在第一次家访时,我特意让他给我当向导,带我参观他家里的布局,介绍各个房间的功能,利用现场情境训练他迎宾送客的基本礼貌用语。我看到他家里有一架硕大的望远镜,得知他喜欢天文,就让他演示日食、月食的位置,说清楚太阳、地球、月亮是如何因位置不同而形成上述天文现象的。看着他逐渐放开而显露出自信的模样,我非常惊喜:也许,一个天文界的天才会就此诞生吧。

这颗“星星”越来越亮

坦率地说,遇到他是我这个“老革命”遇到的“新问题”,但“新问题”让我受到了“新教育”。我感动于他的成长变化,更感动于班级学生们给他的关爱和帮助。谁说现在的孩子自私、不会爱?事实是,爱是需要爱来唤醒的。我们教师先要有爱,才能像“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那样,用爱将学生包围。

每一个孩子都是降临人间的天使,有时候上天会制造一些恶作剧,以各种残缺的方式为他的作品打上烙印,但正因为这些孩子先天不完整,他们更应得到加倍的关爱。自闭症患者就像天上的星星,在遥远而漆黑的夜空中独自闪烁,我们要做的就是理解他们,接纳他们,拥抱他们,让他们不再孤独地闪烁!

(作者单位:江苏省常州市实验初级中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