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症谱系理论:我国儿童面临的主要心理卫生问题及对策思考

发布时间:2024-05-06 分类:自闭症论文 浏览量:24

孤独症谱系理论:我国儿童面临的主要心理卫生问题及对策思考插图-西米明天

来 源:中国心理卫生杂志 2013 年 第 27 卷 第 6 期

作 者:静进

( 中山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妇幼卫生系,广州 510080 电子邮箱: jingjin@ mail. sysu. edu. cn)

【关键词】儿童; 心理卫生; 对策

中图分类号: R749. 94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0 - 6729 ( 2013) 006 - 0403 - 03

doi: 10. 3969 / j. issn. 1000 - 6729. 2013. 06. 001

( 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13,27 ( 6) : 403 - 405.)

1 现状

在我国经济快速发展时期,无法避免的社会问题直接或间接地影响着儿童的心理健康。2011 年,我国流动人口已接近 2. 3 亿,接近六成的流动人口子女随父母一同流动[1],这些儿童的特殊成长背景影响其心理健康发展,成为其出现心理行为问题的危险因素[2],其中以分离焦虑、学习焦虑、强迫、社交退缩和多动问题最为常见[3]; 而未随父母流动的留守儿童则是分离焦虑、抑郁、意外伤害等多种问题的高发群体。由于环境污染、家庭环境变化、遗传变异等导致的严重精神心理疾病也日趋突出,可以肯定的是注意缺陷多动障碍 ( attention-deficit / hyperactivity disorder, ADHD ) 、 学 习 障 碍( learning disorder,LD) 、抽动障碍 ( tic disorder) 、过敏性疾病、睡眠障碍、情绪障碍等与之密切关联。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 Centers for DiseaseControl and Prevention,CDC ) 调查显示,孤独症谱系障碍 (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s,ASDs) 患病率近六年增长 78% ; 2008 年的流行性病学调查中,3 ~ 17 岁儿童有 ASDs 的患病率为 1. 1%[4]。我国目前尚缺乏全国性流行病学调查数据,仅北京、广州等地进行过 ASDs 筛查[5-6],结果相差甚远 ( 分别是 15. 3 /10000 和 75. 4 /10000) 。在儿童精神类疾病谱排序中,ADHD 以 9. 5% 的患病率排在首位[7],且多与对立违拗障碍 ( oppositional defiantdisorder, ODD ) 、 品 行 障 碍 ( conduct disorder,CD) 、抽动障碍、学习障碍等共病,成为困扰这类儿童学习生活及其家庭的难题。ADHD 且容易继发人际关系紧张、父母不正当的教养方式以及各种危险行为,从而导致严重的情绪问题、被虐待以及伤害行为的出现[8-9]。此外,学习压力过重,家庭养育不良以及媒体信息的负面影响等,导致儿童自杀意外的频繁出现,意外伤害以及网络成瘾[10]已成为对我国儿童身心造成巨大伤害的危险行为。有鉴于此,本刊借六一儿童节之际出版儿童心理卫生专刊,旨在引导和加强全国儿童心理卫生问题的调查研究,为广大读者提供前沿研究汇集,并力图为政府主管部门的决策行为提供相关科学依据,为提高我国儿童心理健康水平做出些许力所能及的工作。

2 综合干预

文献回顾来看,最初的干预模式是针对儿童进行的各项训练,如行为治疗、认知治疗及情绪疗法等,以改善儿童的心理情绪状态为核心。而近年来,更多研究着眼于家庭的参与和整体治疗,如代表性的有以个别化家庭服务计划 ( IndividualizedFamily Service Plan,IFSP) 为代表的家庭服务系统[11],该方法在矫正儿童行为问题的同时给予家长相应的指导和咨询,改善家庭关系,使其成为有力的支持系统促进儿童心理的健康发展[12-14]。在欧美、日本等发达国家,社区保健支持系统日趋完善,以社区或学校为核心的干预模式逐渐形成[4],儿童通过社区卫生服务、信息资源及学校的特殊教育得到社会支持与保障。我国的心理干预策略正在引进国外的理论与方法,并进行本土化修改,亦取得相似的疗效。但目前尚缺乏的是以社区为基础的心理卫生服务系统,社区保健机构医师较为缺乏精神心理疾病的知识背景,提供筛查诊断及干预措施的能力有待加强。从干预途径的角度,建立医疗、教育、社会保障体系相互协调统一的干预模式是世界卫生组织(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WHO) 制定的全球心理卫生干预计划,其资源可供各成员国制定所需卫生政策。美国的个体教育计划 ( Individual Educa-tional Plan,IEP) 即是针对特殊儿童进行的个别教育训练,在其接受主流教育的同时进行个体化训练,促进其社会适应行为的发展[11]。在社区与学校的干预训练中,亦包括社会工作者的介入与支持,不仅帮助儿童适应社会环境,而且增加了社会的接纳程度。从专业人才的角度,儿童精神科专业医师不足是临床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据 2010 年第 6 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报告,我国 0 ~ 14 岁儿童有 2. 2亿[15],而符合特殊心理障碍诊断标准的儿童有10% ~ 15%[16]。也就是说,我国有近 3000 万儿童受到心理问题的困扰,而注册的儿童精神科医师不足千人,成为心理行为问题诊疗工作中最突出的矛盾之一。

精神障碍的诊疗是系统而复杂的过程,需要多学科专业人员协调配合,美国已建立较为完善的学 科 发 展,培 养 如 作 业 治 疗 师 ( occupationaltherapist) ,物理治疗师 ( physical therapist) ,心理咨询 师 ( psychological consultant) ,语 言 治 疗 师( speech therapist) 等各专业疗治疗师共同完成干预方案的制定与实施。而我国尚缺乏相关专业人员的系统培养,这也是儿童心理卫生问题的有效干预难以顺利进行的原因之一。因此,有效的干预不仅要关注干预方法的研究与本土环境的适应协调,更需要在专业人员培养以及干预模式上创造更多资源,为提供多维度多层次的干预康复与社会适应奠定基础。可行的措施还在于,应在大学医学本科和研究生教育中扩大相关专业人才培养的范围与途径,加大对儿童心理卫生问题研究的经费投入。如通过循证医学方法,探明我国儿童主要心理卫生问题的现状和基线数据,为政府决策提供依据; 结合我国现实、种族和人口特征,从大脑机制、神经生物、神经心理、康复治疗等方面探索研究重要儿童心理卫生问题的相关机制; 研制开发适宜的儿童行为矫治康复方法等。可通过高校或研究机构建立全国或区域性儿童心理卫生问题的筛查、监控网络和数据库,建立定期上报政府分管部门的制度。

3 法律法规保障

儿童心理卫生问题若未得到及时的干预治疗,其长期影响会成为整个社会巨大的负担。因此,WHO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起开始呼吁各国政府进行精神卫生服务相关法律及政策的制定和实施。美国于 2001 年出台了 《儿童心理健康国家行动议程》,使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的解决有了强有力的保障。《残疾人教育法案》 ( Individuals with Disabili-ties Education Act,IDEA ) 亦明确指出了特殊需要儿童各年龄阶段所需的干预治疗措施及实施细则[11]。我国于 2012 年 10 月 26 日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 大 会 上 通 过 《中 华 人 民 共 和 国 精 神 卫 生法》[17],并于今年 5 月颁布实施。显而易见,将精神卫生 ( 心理卫生) 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中,建设和完善精神障碍的预防、治疗和康复服务体系,建立健全精神卫生工作协调机制和工作责任制是促进社会和谐发展的必要前提。法案指出,国家鼓励和支持开展精神卫生专门人才的培养,精神卫生科学技术研究,提高精神障碍预防、诊断、治疗、康复的科技水平,开展国际交流合作。在心理健康促进和精神障碍预防及康复方面,督促政府有关部门制定突发事件应急预案,包括心理援助内容; 各类学校及学前教育机构应当对学生进行精神卫生知识教育,配备心理健康教育老师、辅导人员。开展社区心理健康指导、精神卫生知识宣传教育活动; 社区康复机构应当为需要康复的精神障碍患者提供场所和条件,对患者进行生活自理能力和社会适应能力等方面的康复训练,进行定期随访。加强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及其他非政府组织动员社会力量,并获得政府的协助以提供有力的社会支持与资源。政府的统筹规划是建设和完善儿童精神卫生服务体系的保障。通过增加财政投入,加强培养医学院校及师范院校的专业人才,组织医务人员与教育人员进行精神卫生知识的学习,对民众进行相关知识的普及和基础精神卫生服务设施的建设,为儿童心理卫生问题的防治及心理健康水平的促进提供依据。今后仍需进一步完善儿童精神心理健康服务及相关临床和社会工作的详细规范与指南。

参考文献

[ 1] 国家人口计生委流动人口服务管理司 . 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M ] . 北京: 中国人口出版社,2012.

[ 2] Wang B ,Li X,Stanton B ,et al. The influence of social stigma anddiscriminatory experience on psychological distress and quality oflife among rural-to -urban migrants in China [J] . Soc Sci M ed,2010,71( 1) : 84 - 92.

[ 3] 李晓巍,邹泓,金灿灿,等 . 流动儿童的问题行为与人格、家庭功能的关系[J]. 心理发展与教育,2008,24( 2) : 54 - 59.

[ 4 ] Wingate M , M ulvihill B , Kirby RS, et al. Prevalence of autismspectrum disorders-Autism and Developmental Disabilities M onito-ring Netw ork, 14 sites, United States, 2008 [J] . M M WR SurveillSumm ,2012,61( 3) : 1 - 19.

[ 5] 刘靖,杨晓玲,贾美香,等 . 2004 年北京市 2 - 6 岁儿童广泛性发育障碍的现况调查[J]. 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07,21( 5) : 290 -293.

[ 6] 王馨,杨文翰,金宇,等 . 广州市幼儿园儿童孤独症谱系障碍患病率和相关因素[J]. 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11,25 ( 6) : 401 -408.

[ 7]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 CDC ) . Increasingprevalence of parent-reported attention-deficit / hyperactivity disor-der among children-United States, 2003 and 2007 [J] . M M WRM orb M ortal Wkly Rep,2010,59( 44) : 1439 - 1443.

[ 8] Strine TW,Lesesne CA,Okoro CA,et al. Emotional and behavioraldifficulties and impairments in everyday functioning among chil-dren w ith a history of attention-deficit / hyperactivity disorder [J] .Prev Chronic Dis,2006,3( 2) : A52.

[ 9] Strine TW,Lesesne CA,Okoro CA,et al. Emotional and behavioraldifficulties and impairments in everyday functioning among chil-dren w ith a history of attention-deficit / hyperactivity disorder [J] .Prev Chronic Dis,2006,3( 2) : A52.

[ 10] 王馨,静进,彭子文,等 . 广州市中学生网络过度使用倾向现况分析[J]. 中国学校卫生,2011,32( 6) : 667 - 669.

[ 11 ] Bruder M B. Early childhood intervention: A promise to childrenand families for their future [J] . Except Children,2010,76( 3) : 339- 355.

[ 12] 静进 . 儿童注意缺陷多动障碍诊疗进展[J] . 实用儿科临床杂志,2012,27( 12) : 965 - 970.

[ 13] 静进 . 儿童孤独症谱系障碍研究进展及其诊断治疗[J] . 实用临床儿科杂志,2010,25( 23) : 1777 - 1782.

[ 14]Guralnick M J. Why Early Intervention Works: A Systems Perspec-tive [J] . Infants Young Child,2011,24( 1) : 6 - 28.

[ 15]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 . 2010 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公报( 第 1 号)[J]. 北京周报( 英文版) ,2011,54( 22) : 插 4 -插 6.

[ 16 ] Wolraich M L , Dw orkin PH, Drotar DD, et al. Developmental-Be-havioral Pediatrics: Evidence and practice [M ] . Philadelphia: M os-by ,2008: 12 - 15.

[ 17]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 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M ] . 北京: 法律出版社,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