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症谱系理论:家庭结构化教育对孤独症儿童母亲焦虑、抑郁的影响

发布时间:2024-05-09 分类:自闭症论文 浏览量:18

孤独症谱系理论:家庭结构化教育对孤独症儿童母亲焦虑、抑郁的影响插图-西米明天

来 源:论文

作 者:黄师菊,秦秀群,邹园园,邹小兵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广东 广州 510630)

中图分类号:R749.94  文献标识码:A

摘 要: 【目的】 探讨家庭结构化教育对孤独症儿童母亲焦虑、抑郁水平的影响。 【方法】 50名孤独症儿童接受家庭结构化教育前和教育1年后,采用焦虑自评量表(Self-Rating Anxiety Scale,SAS)和抑郁自评量表(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SDS)分别对其母亲的焦虑、抑郁状况进行测量。 【结果】 孤独症儿童母亲的焦虑、抑郁总分均高于国内常模(P<0.05);家庭结构化教育1年后孤独症儿童母亲的焦虑、抑郁总分均低于教育前得分(P<0.05)。 【结论】 家庭结构化教育可降低孤独症儿童母亲的焦虑、抑郁水平,适合推广应用于孤独症儿童的训练。

关键词: 孤独性障碍儿童;家庭结构化教育;焦虑;抑郁

【基金项目】广东省医学科研基金(A2011192)

【作者简介】黄师菊(1964-),女,江西人,副主任护师,主要从事儿童保健工作

【通信作者】邹小兵,E-mail:zouxb@vip.tom.com

中国儿童保健杂志2013年06月第21卷第6期 CJCHC June 2013,Vol 21,No.6

Influence of home-based structured teaching on anxiety and depression in mothers of children with autism.

HUANG Shi-ju,QIN Xiu-qun,ZOU Yuan-yuan,ZOU Xiao-bing.(The Third Hospital Affiliated to SUN Yat-Sen University,Guangzhou,Guangdong510630,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influence of home-based structured teaching on the anxiety and depression inmothers of children with autism. 【Method】 The 50 mothers of autistic children were investigated with the Self-RatingAnxiety Scale(SAS)and 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SDS)before their children accepted the home-based structured teach-ing and 1year later. 【Result】 The autistic children's mothers had significantly higher scores of anxiety and depressionthan those of the normal ones.After one year home-based structured teaching,mothers of children with autism experiencedlower levels of anxiety and depression than those before the teaching. 【Conclusion】 Home-based structured teaching couldreduce the anxiety and depression of mothers with autistic children and suit to the training for the children with autism.

Key words: children with autism;home-based structured teaching;anxiety;depression

孤独症(autism)又称自闭症,是一种起病于婴幼儿期的严重广泛性发育障碍,以社会交往障碍、言语沟通障碍、行为兴趣局限、刻板为特征表现。近年来国外流行病学研究发现,孤独症发病率从1960年初的 4/104~5/104显 著 增 高 到 目 前 的 1% ~2%[1-2]。国内至今尚无确切统计,但2008年有学者估计目前我国约有780万孤独症病人[3]。国内外研究显示,孤独症儿童母亲的焦虑和抑郁水平均高于正常儿童母亲[4-5],这不能不引起相关部门和医学界的关注。孤独症至今尚无特异性治疗手段,主要依靠特 殊 教 育 训 练。 结 构 化 教 育 (structured teach-ing,ST)是目前广泛用于残障儿童的教育训练方法,其对孤独症儿童语言、社交、感知觉及行为等方面症状的改善已得到学者们的证实[6-7],但其能否降低孤独症儿童母亲高水平的焦虑、抑郁状况却较少报道。鉴此,本研究拟探讨 ST 对孤独症儿童母亲焦虑、抑郁状况的改善效果。

1 对象和方法

1.1 对象 2010年1月-2011年12月期间诊断为孤独症并自愿参加,以家庭为基地的 ST 治疗最少1年以上的儿童和母亲各50例,在儿童组中,男42 例,女8例,平均年龄(3.82±1.61)岁;母亲组平均年龄(33.08±3.99)岁,其中高中文化程度以下11例,高中/中专13例,大专12例,本科及以上14例。母亲职业:专业技术人员21例,机关企事业管理者6例,个体经营者4例,无业19例。参加本研究的母亲不管其文化程度及职业如何,均能保证每天给予儿童6h以上的ST 训练。

1.2 方法

1.2.1 家庭结构化训练

入选孤独症患儿首先接受全面发育评估,根据评定结果制订培训计划。患儿母亲则参加本院儿童发育行为中心举办的孤独症ST 家长培训班,培训教材采 用香港协康会提供的中文版孤 独 症 及 其 相 关 障 碍 治 疗 教 育 课 程 (treat-ment and education of autistic and related commu-nications handicapped children,TEACCH)[8],培训期间教会患儿母亲进行发展能力、自理能力、社交能力训练及行为矫治的方法。培训结束后由母亲在家中按照培训计划对患儿进行正规的以家庭为基地的ST 治疗,每天训练时间6h,持续6个月。本中心提供电话 咨 询,每 月 定 期 随 访 以 协 助 并 指 导 规 范 化训练。

1.2.2 量表

焦虑自评量表(Self-Rating AnxietyScale,SAS)和 抑 郁 自 评 量 表 (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SDS)均为含有20个项目、分为四级评分的自评量表。其中SAS第5、9、13、17、19题为反向计分,SDS 条目中有10项(第2、5、6、11、12、14、16、17、18、20

题)为反向计分,累积量表各条目得分为总粗分,以粗 分 ×1.25 以 后 取 整 数 部 分 得 到 标 准分。SAS和SDS总分愈高,表明焦虑或抑郁程度愈重。所有量表评估时间为孤独症儿童接受 ST 训练前和训练后1年。量表问卷均由本课题组成员在统一指导语下由患儿母亲独立完成后收回。

1.3 统计学方法

采用 SPSS 15.0软件对所有数据进行处理,数据结果用x-±s表示,采用t检验进行比较,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 果

2.1 孤独症儿童母亲的焦虑、抑郁水平 将孤独症儿童母亲的焦虑、抑郁标准分与朱玉婷[9]调查所得的成年女性焦虑、抑郁标准分进行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表 1 孤独症儿童母亲的焦虑、抑郁标准分与国内成年女性比较 (x-±s)

Table 1 Comparison of SAS and SDS between mothersof autistic children and adult females (x-±s)

分组 SAS标准分 SDS标准分孤独症儿童母亲

45.19±7.21  50.34±7.82

成年女性[9]42.98±9.00  46.72±11.47

t值 3.063  4.625

P 值 <0.05 <0.05

2.2 孤独症儿童母亲 ST 训练前和训练 1 年后的焦虑、抑郁水平比较 ST 训练1年后孤独症儿童母亲的焦虑、抑郁标准分均低于训练前得分,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表 2 训练前及训练1年后孤独症儿童母亲的焦虑、抑郁标准分比较 (x-±s)

Table 2 Comparison of SAS and SDS betweenmothers of autistic children before teachingand after 1year teaching (x-±s)

分组 SAS标准分 SDS标准分

训练前 45.98±7.11  51.15±7.82

训练1年后 44.40±7.30  49.53±7.76

t值 2.878  2.728

P 值 <0.05 <0.05

3 讨 论

3.1 孤独症儿童母亲的焦虑、抑郁现状 关于孤独症儿童母亲的焦虑、抑郁状况,国内外学者也做过相关报道[4-5],其结果与本研究基本一致,提示孤独症儿童母亲承受着较高水平的焦虑、抑郁情绪。孤独症儿童因其广泛的发育障碍特点,目前尚无特效药物治疗,其康复效果主要取决于是否得到长期的干预训练[7,10]。研究证明,孤独症儿童父母的焦虑、抑郁与自我效能及儿童康复训练效果密切相关。高水平的焦虑、抑郁会降低孤独症儿童母亲的自我效能,而在对孤独症儿童进行干预时,低自我效能的母亲会感到更大的困难,从而影响孤独症儿童的干预效果[11-12]。因此,相关部门和专业人员应加强对孤独症儿童母亲心理健康的关注,给予她们提供尽可能多的帮助、支持,在提高孤独症儿童母亲生活质量的同时,进一步促进孤独症儿童的康复训练效果。

3.2 家庭结构化教育可降低孤独症儿童母亲的焦虑、抑郁水平 抑郁在正常人群中的发生率呈现不断增长的趋势,成为21世纪影响人类心身健康的主要危险因素。作为抑郁症发作的高危人群,孤独症儿童母 亲 的 身 心 健 康 已 成 为 国 外 学 者 关 注 的 重点[13-14]。结构化教育(structured teaching,ST)是目前广 泛 用 于 残 障 儿 童 的 教 育 训 练 方 法,其 中 ESchopler[7]制订的孤独症及其相关障碍治疗教育课程(TEACCH)是一套获得较高评价的针对孤独症的结构化教育方法。该方法针对孤独症儿童在视觉空间方面的优点和在社交、沟通和思维方面的弱点进行教育训练,核心目的是增进孤独症儿童对环境、对教育和训练内容的理解和服从。有学者提出,孤独症儿童母亲的焦虑、抑郁水平主要与孤独症儿童的行为 问 题、疾 病 严 重 程 度 和 母 亲 的 心 理 压 力 有关[13-14]。熊妮娜等[10]对29名孤独症儿童3年随访也发现:由于缺乏规范的训练方法和经济原因,近半数的孤独症儿童从未接受过康复训练,这些儿童的行为问题和疾病严重程度均明显高于接受规范训练的儿童。本院开展的以家庭为基地的结构化训练能有效降低孤独症儿童母亲的焦虑、抑郁水平,分析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1)结构化训练有专业人员的系统指导和随访,能使父母掌握规范的培训方法,有效地对孤独症儿童进行康复训练,改善孤独症儿童临床症状和行为问题;2)家庭结构化训练可以节省送儿童去专业训练机构的费用,减轻了家庭的经济压力;3)家庭结构化训练可以降低母亲在养育孤独症儿童时所承受的心理压力[11]。当然,孤独症儿童母亲高水平的焦虑抑郁是多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除上面提到的儿童行为问题、疾病严重程度及母亲的心理压力外,社会支持、母亲的应对方式也是影响孤独症儿童母亲焦虑抑郁水平的原因,因此,需要更多的医务人员和部门深入探索影响孤独症儿童母亲心理健康的各种因素,给予孤独症儿童母亲更多的社会支持和关爱,指导她们采取正确的应对方式。正值全国妇联“蓝色关爱”行动的启动,期望通过此项行动,帮助更多孤独症儿童母亲以健康良好的心理状况面对生活,提高生活质量。

[ 参 考 文 献 ]

[1] Kim YS,Leventhal BL,Koh YJ.er al.Prevalence of autismspectrum disorders in a total population sample[J].Am JPsychiatr,2011,168(9):904-912.

[2] Zaroff CM,Uhm SY.Prevalence of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s and influence of country of measurement and ethnicity[J].Soc Psychiatr Psychiatr Epidemiol,2012,47(3):395-398.

[3]  Wang J,Zhou X,Xia W,er al.Autism awareness and atti-tudes towards treatment in caregivers of children aged 3~6years in Harbin[J].China Soc Psychiatr Psychiatr Epide-miol,2012,47:1301-1308.

[4] Montes G,Halterman JS.Psychological functioning an copingamong children with autism:apopulation-based study[J].Pediatrics,2007,119:1040-1046.

[5] 章丽丽,张枫,杨洁.孤独症儿童父母焦虑、抑郁及相关因素研究 [J].中 华 行 为 医 学 与 脑 科 学 杂 志,2010,19(8):718-719.

[6] 邹小兵,邓红珠,唐春,等.以家庭为基地的短期结构化教育治疗儿童 孤 独 症 的 疗 效 [J].中 国 儿 童 保 健 杂 志,2005,13(2):98-100.

[7] Schopler E.International Priorities for Developing AutismServices via the TEACCH Model-1[J].Int J Ment Health,2000,29:3-97.

[8] 香港协康会.教导自闭症儿童的方法-结构化教学[C]//自闭症儿童训练指南.香港:香港协康会出版,1997:1-202.

[9] 朱玉婷.普通体检人员生理和心理指标的相关项研究[D].浙江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2.

[10] 熊妮娜,李勇,于洋,等.孤独症儿童 3 年随访及相关康复情

况调查[J].中国康复医学杂志,2010,25(7):670-673.

[11] Wong VCN,Kwan QK.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for ear-ly intervention for autism:apilot study of the autism 1-2-3project[J].J Autism Dev Disord,2010,40:677-688.

[12] Jones T,Prinz R.Potential roles of parental self-efficacy inparent and child adjustment:A review[J].Clinical Psychol-ogy Review,2005,25(3):341-363.

[13] Carter AS,Martinez-Pedraza FDL,Gray SAO.Stability andindividual change in depressive symptoms among mothersraising young children with ASD:maternal and child corre-lates[J].J Clin Psycholo,2009,65(12):1270-1280.

[14] Weitlauf AS,Vehorn AC,Taylor JL,er al.Relationship sat-isfaction,parenting stress,and depression in mothers ofchildren with autism[J].Autism,2012,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