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症谱系理论:高功能孤独症和Asperger综合征儿童的执行功能

发布时间:2024-05-09 分类:自闭症论文 浏览量:24

孤独症谱系理论:高功能孤独症和Asperger综合征儿童的执行功能插图-西米明天

来 源:论文

作 者: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儿童发育行为中心 广州510630 李咏梅 邹小兵 @李建英 唐春 邓红珠 李巧毅 陈凯云 邹圆圆 鄢月华

【摘要4】目的探讨高功能孤独症(HFA)和Asperger综合征(AS)儿童在执行功能方面的认知神经心理特征。方法应用威斯康星卡片分类测验(WCST)分别对17例HFA儿童、23例AS儿童和20例正常健康儿童进行测试。结果HFA组儿童完成分类数(Cc)、正确应答数(Rc)、概念化水平百分比(RPA)均明显较正常儿童组低,AS组Cc、Rc也明显低于正常儿童组,但AS组Cc明显高于HFA组;HFA组持续性应答数(Rp)和持续性错误数(Rpe)明显较正常儿童组高,AS组持续性应答数和持续性错误数与正常儿童组无显著性差异。结论HFA组与AS儿童存在不同程度的执行功能障碍。

【关键词】儿童精神病学 高功能孤独症病例对照研究 Asperger综合征 执行功能

[Abstract]Objective:To research the cognitive neuropsychological profiles of executive function in Chinese

children with HFA and AS.Methods:1 7 children with HFA,23 children with AS and 20 normal controls were ex—

amined by using Wisconsin Card Sorting Test(WCST).Results:HFA group performed weaker than normal controls

in categories completed,correct responses and percent conceptual level,and AS group also performed weaker than

normal controls in categories completed and correct responses while better than HFA group in categories completed;

The perservative responses and perseverative errors in HFA are higher than normal controls while it show no signifi—

cant difference between AS and normal controls. Conclusion:The children with HFA and AS have executive ays—

function in different extent.

[Key words]child psychiatry high functioning autism case.control studies Asperger syndrome executive Function

执行功能(Executive Function)是指个体在实现某一特定目标时,以灵活、优化的方式控制多种认知加工过程协同操作的认知神经功能。执行包括了一系列脑的中央控制加工的范围。包括联系、优先处理和融合其它自我管理需要的功能。执行功能的类型包括下面几个方面:1、注意和抑制,即注意与任务相关的信息和加工过程,同时抑制无关信息;2、任务管理,指在加工复杂任务时,将注意在不同任务中切换;3、工作记忆,对信息进行暂时的存储和操纵;4、计划,规划目标行为的加工系列;5、监控,更新和检查工作记忆的内容,以决定下一步加工系列。

研究执行功能就是探讨不同的认知过程是如何参与并相互协调作用。执行功能障碍理论已成为解释孤独症障碍所表现的三大症状的主要理论之一。这个理论源于1978年Damasio和Maurer[u的报道.他们在比较了孤独症与那些额叶脑部受损的患者对任务的执行情况后,提出了执行功能障碍。执行功能障碍可以解释孤独症个体重复和固执的行为以及他们参与互惠性社会交往的能力受损.因这些需要灵活性,对细微变化和多方面的信息及时评价并做出适当的反应。孤独症患者比其他发育障碍患者存在更严重的执行功能障碍.而且这种障碍是广泛的【2】。AS和孤独症同属孤独症谱系障碍,是否存在类似的执行功能障碍?本研究应用WCST测试HFA和AS儿童的执行功能,并与正常发育儿童作比较,旨在探讨HFA和AS在执行功能方面的认知神经心理特征,发现HFA和AS之间的相同与不同,加深对孤独症谱系障碍患者行为背后潜在的神经心理机制的了解,可为孤独症谱系障碍的诊断和针对性矫治体系的建立提供理论依据。

对象和方法

1.1.1病例组人选标准:均符合美国精神病学诊断和统计手册第四版(DSM.IV)中孤独症或Asperger综合征(AS)的诊断标准者,HFA为发展能力评估发展年龄接近实际年龄、或IQ≥70的孤独症儿童。排除标准:儿童少年精神分裂症、强迫症、未分类的广泛性发育障碍、雷特综合征和儿童瓦解性精神障碍、精神发育迟滞等疾病患者。选取5.16岁HFA、AS患儿各一组,为2003年10月至2004年3月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儿童发育行为中心就诊的病例.经临床医生咨询、

I临床观察、详细的体格检查和神经系统检查及采用中国香港协康会编制的孤独症儿童发展能力评估使用手册进行评估或采用湖南医科大学龚耀先等修订的韦氏儿童智力量表(C.WISC)进行智力测试后,分别明确诊断为HFA和AS。符合入选标准的病例:HFA组共17,其中男15例,女2例,年龄5~14岁,平均6.9±1.7岁;AS组共23例,其中男21例,女2例,年龄5~16岁,平均8.2±2.7岁;

1.1.2正常对照组取自广州市某小学1~6年级年龄、性别、家庭背景与实验组儿童相似的正常健康儿童,并经过详细的体格检查、神经系统检查和精神状态检查,排除了躯体疾病、神经系统疾病、精神发育迟滞、情绪障碍、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学习障碍及广泛性发育障碍(PDD)等精神疾患。正常儿童组共20例,其中男18例,女2例。年龄5~14岁,平均7.9±2.0岁。在年龄、性别组成和家庭背景上,三组儿童无显著性差异(P>O.05)。

1.2研究工具和方法

1.2.1测试工具:威斯康星卡片分类测验(Wiscon—sin Card Sorting Test,WCST)

1.2.2测试内容与方法

采用电脑人机对话方式,利用北京海曼斯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设计的WCST测试软件进行测试。WCST由四张模板(分别为一个红三角形,二个绿五角星,三个黄十字形和四个蓝园)和128张根据不同的形状(三角形、五角星、十字形、圆形)不同颜色(红、黄、绿、蓝)和不同的数量(1、2、3、4)的卡片构成。要求受试者根据四张模板对总共128张卡片进行分类,测试时不告诉受试者分类的原则,只说出每次测试是正确还是错误。开始后如受试者按颜色进行分类,告诉他或她

是正确的.连续正确10次后,在不作任何暗示下将分类原则改为形状.同样地根据形状分类连续正确10次后,分类原则改为数量,根据数量分类连续正确10次后,分类原则又改为颜色,然后依次又是形状、数量。受试者完成6次分类或将128张卡片分类完毕,整个测试就算结束,系统软件自动分析得出测试指标结果。进行测试时采用统一的指导语。

WCST提供的指标共有13个,目前国外应用较多的评定指标有:完成分类数(Categories completed,Cc)、正确应答数(correct responses,Rc)、概念化水平应答百分比(percent conceptual level,Rf%)、持续性应答数(perservative responses,IⅫ)和持续性错误数(perse—verative errors,Rpe)。 、完成分类数(Cc)是指测查结束后所完成的归类

数,其值范围为(0.6),它综合反映受试者的认知功能。正确应答数(Rc)是指测查过程中,提示正确的应答数目.即符合所要求应对原则的所有应答。概念化水平百分数(Rf%)是指整个测查过程中,连续完成3.10个正确应答的总数.占总应答数的百分比。持续性应答数(Rp)是指应用”持续性原则”进行匹配的应答数。持续性错误数(Rpe)指既是持续性又是错误的应答。

1.3统计方法应用SPSSl 1.0软件包进行单因素方差分析。

结果

HFA组、AS组与正常儿童组威斯康星卡片分类测验各评定指标结果比较显示(见表1):HFA组完成分类数(Cc)、正确应答数(Rc)、概念化水平百分比(RP/o)明显较正常儿童组低(P<0.01),持续性应答数(Rp)和持续性错误数(Rpe)明显较正常

儿童组高(P<0.05);AS组Cc、Rc明显较正常儿童组低(氏0.05),Rf%较正常儿童组低,Rp和Rpe较正常儿童组高,但差异无显著性;AS组Rc、Rf%及Rp、Rpe与HFA组比较.两组之间无显著性差异,但AS组Cc明显较HFA组高(P<0.05);所有的HFA组和88%的AS组儿童完成分类数低于正常组儿童的完成分类数均值。

认知灵活性是执行功能的重要功能之一,它反映个体能根据加工任务的不同,迅速地改变操作方式。保持认知的灵活性是额叶的重要功能。

威斯康星卡片分类测验(Wisconsin Card SortingTest.WCST)是一种反映认知功能状况的神经心理测验方法.它所测查的是根据以往的经验进行分类、概括、工作记忆和认知转移的能力,对认知水平能进行客观、综合的评估。该测验首先由Berg于1948年用于检测正常人的抽象思维能力,后来发现它是为数不多的能够较敏感的检测有无额叶局部脑损害的神经心理测验之一。经过Heaton等加以扩充和发展,成为目前广泛使用的一种检测额叶执行功能的测验,WCST对检测额叶病变,尤其是额叶背外侧部病变较敏感。威斯康星卡片分类测验中的完成分类数(Cc)和正确应答数(Re)能反映儿童的认知功能和抽象概括能力.本实验中HFA组和AS组Cc、I沁均明显较正常儿童组低.提示HFA组和AS组儿童认知功能和抽象概括能力明显比正常儿童差。HFA组R跳也明显较正常儿童组低。R跳能反映概念形成的洞察力,说明其概念形成的洞察力也明显较正常儿童差。

持续性错误数(Rpe)是指在分类原则已改变后,被试者不能放弃旧的分类原则。固执地继续按原来的分类原则分类。它可反映概念形成,校正的利用和概念的可塑性等方面的问题。持续性错误数反映认知灵活性,是反映大脑额叶损伤的敏感指标[3】。

本实验中HFA组Rp和Rpe明显较正常儿童组高,而AS组儿童I如和Rpe与正常儿童组虽然无显著差异。但已有多于正常儿童组的倾向。持续性错误数高.显示HFA和AS儿童的坚持性.他们的认知转移能力较差,这直接与其日常生活中的重复刻板行为和刻板的思想活动有关。HFA和AS儿童都坚持同一性,他们在从一项活动转换到另一项活动时容易出现困

难。或者生活程序的细微改变都让他们难以接受,甚至因此暴怒发作。

国外已有几个研究【4、51应用WCST检测孤独症患者的执行功能。结果显示孤独症比对照组持续性应答的次数多,反映其思维的灵活性有缺陷,认知转移能力较差。

执行功能是需要不同的认知过程协调作用的,WCST的完成需要抑制优势反应、工作记忆和认知转移等执行功能的协调作用。测查过程中,我们也发现病例组儿童较难抑制优势反应,他们常根据以往的经验对卡片进行分类(如按形状分),而不能根据当时的信息反馈进行抽象概括。从而改变分类原则;而且他们也较难将已形成的分类的概念暂时存储并应用于下一步的应答,这需要工作记忆的参与。完成分类数是wcST中能综合反映执行功能的指标,本实验中HFA组和AS组的完成分类数均显著低于正常组儿童,而且所有的HFA组和88%的AS组儿童完成分类数低于正常组儿童的完成分类数均值,提示不同年龄的HFA组儿童都存在执行功能的缺陷;而且AS组完成分类数的成绩又明显优于HFA组,因此综合考虑认为AS组与HFA组儿童存在类似的多种执行功能缺陷,但AS组儿童的缺陷程度没有HFA组严重。孤独症和AS患者执行功能障碍表现为难以进行计划活动、组织能力差、冲动、坚持不变、难以适应转变、自我调整困难、不能抑制无关信息干扰等。

本研究首次在国内研究AS与HFA儿童的执行功能.结果与国外文献中报道[4,59l的基本一致,证实HFA和AS儿童存在不同程度的执行功能障碍,而且不同年龄的孤独症儿童都存在执行功能的障碍。

参考文献

l Damasio A艮 Maurer RG.A neurological model forchildhood autism. Archives of Neurology,1 978,35:

777.786.

2 Pennington BF, Ozonoff S.Executive functions anddevelopmental psychopathology.Journal of Child

PsychologyandPsychiatry,1996,37(1):51-87

3 汤慈美,主编.神经心理学.北京:人民军医出版社,2001.37

4 Shu BC,Lung FW,Tien AY,et a1.Executive functiondeficits in non-retarded autistic children.Autism,2001,5(2):165.74

5 Liss M, Fein D, Alien D,Dunn M, et a1.Executivefunctioning in high—functioning children wim autism.J ChildPsychol Psychiatry,2001,42(2):261—70

6 Ozonoff S,Pennington BF,Rogers SJ.Executive function deficits in hi【gh—functioning autistic individuals:relationship to

theory ofmind.J Child Psychol Psychiatry,1991,Nov;32(71:1081-105

责任编辑:田成华

中国心理卫生杂志 2005年 第19卷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