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症谱系理论:家庭文化资本对孤独症儿童语言康复的影响研究

发布时间:2024-05-10 分类:自闭症论文 浏览量:42

孤独症谱系理论:家庭文化资本对孤独症儿童语言康复的影响研究插图-西米明天

来 源:2022年9月第9期总第17期教育观察

作 者:张金 赵子刚(安庆师范大学)

【摘要】当代教育要求家庭、学校、社会相互协作,共同承担教育孩子的重任,而家庭教育离不开家庭文化。家庭文化资本作为家庭教育的文化基础,从主体化、客体化以及制度化三个方面会对孤独症儿童的语言康复产生重要影响。本文从以上三方面探讨了家庭文化资本对孤独症儿童语言康复的影响路径和优化策略,以期实现将家庭文化资本的作用发挥到最大的目的。

【关键词】家庭教育;家庭文化资本;孤独症儿童;语言障碍

【中图分类号】G760【文献标志码】A【文章编号】2096—9937(2022)09—0019—04

家庭的前途命运同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命运紧密相连。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对家庭教育越来越重视,习近平同志围绕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建设发表了一系列论述,立意高远,内涵丰富,思想深刻[1]。2016年11月2日,《关于指导推进家庭教育的五年规划(2016—2020年)》颁发。同年12月12日,习近平同志在会见第一届全国文明家庭代表时谈道:“家庭是人生的第一个课堂,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孩子们从牙牙学语起就开始接受家教,有什么样的家教,就有什么样的人。”2021年1月2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家庭教育法(草案)》正式提请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五次会议审议,并向社会公众征求意见。2021年10月2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九十八号,公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家庭教育促进法》,自2022年1月1日起施行[2]。

家庭文化资本作为家庭教育的文化基础,近年来受到学界的广泛关注。学术界围绕文化资本对儿童的教育和能力发展的影响已有不少探讨,例如黄潇潇[3]等通过研究证明,小学生的家庭文化资本不同,其在阅读能力上便存在差异;罗芳[4]等通过研究分析得出,家庭文化资本对培养子女的非认知能力能够起到积极作用;郭芙蓉[5]等探讨得出,家庭文化资本分别从四个维度对儿童的词汇发展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等等。鉴于家庭文化资本对普通个体的身心发展和语言发展都有重要影响和价值,李晓红[6]等将研究对象确定为孤独症儿童,并简要论述了家庭文化资本对孤独症儿童康复的影响。

在上述研究的基础上,本文探讨了家庭文化资本与孤独症儿童语言康复的关系及影响,并提出相应的优化策略,希望能够利用家庭文化资本有效改善孤独症儿童的语言障碍,进而对他们未来的成长与发展产生积极影响。

一、家庭文化资本与孤独症儿童语言障碍的相关概念

(一)家庭教育与家庭文化资本

家庭教育在广义上是指家庭每个成员在家庭活动与家庭成长的基础上,展开的自我决策的终生学习,及其产生的相互影响;在狭义上是指家庭(尤其指父母)对未成年人产生的教育与影响,从而使未成年人能够成为合格的人[7]。

家庭文化资本是指家庭每个成员在隔代传递以及时间流逝中,在社会场域与人际交往平台中累积、转变、传承的各种资源。家庭文化资本理论是在布迪厄文化资本理论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并按照其表现形式分为三大类,即主体化、客体化以及制度化家庭文化资本。家庭环境对孤独症儿童的影响就是通过家庭文化资本的这三大类体现出来的。

(二)孤独症儿童与语言障碍

孤独症是广泛性发育障碍的类型之一,主要表现为不同程度的人与人之间交往存在障碍、行为方式具有刻板性和固着性以及兴趣狭窄等[8]。孤独症患者的语言障碍,是指患者在非口语和口语的过程中对字词和语句的运用出现障碍。孤独症儿童的语言障碍表现出语言发展迟缓、语言重复、发音不清、语义不明等特征。

二、家庭文化资本对孤独症儿童语言康复的影响

(一)主体化家庭文化资本对孤独症儿童语言康复的影响

主体化家庭文化资本,是指父母以家庭的主观环境和教养方式为途径为下一代传递思想和价值观,是下一代自身生活习惯、处事方式以及道德素质的养成过程。本研究所指主体化家庭文化资本仅指家庭文化氛围、亲子交流互动等。

在家庭环境中,亲子互动是主体化家庭文化资本的主要表现形式之一。徐瑛[9]在研究中提到,家庭文化资本影响亲子互动的效果;代美娜[10]等人的研究也证明,亲子互动中父母的语言输入能够影响孤独症儿童的语言发展。由此可知,家庭文化资本能够以亲子互动的方式对孤独症儿童的语言发展产生重要影响。

家庭文化资本较多的家庭,父母会积极主动地了解孤独症儿童发展的特点及其相关信息,在亲子互动时会充分利用这些信息选择合适的语言输入,让互动顺利开展,进而促进孩子的语言发展。这样的亲子互动还有利于缓解家长的心理压力,为自己和孩子树立信心。家庭文化资本较少的家庭可能会因为父母对孤独症儿童的发展特点及其相关信息了解不到位,进而陷入恐慌和无措之中,并出现消极情绪,导致他们在亲子互动或其他活动中忽略语言输入对孩子的影响,不能和孩子有效沟通,进而降低了孤独症儿童语言康复训练的有效性。

(二)客体化家庭文化资本对孤独症儿童语言康复的影响

客体化家庭文化资本是指与文化资本有关的、物质的、具有可转移特征的资源,包括家庭拥有的藏书等相关文化耐用品。本研究所指客体化家庭文化资本仅指家庭书房、书本读物等各种文化教育媒介。

家庭拥有的文化教育媒介是家庭环境的重要构成要素,丰富的书本读物以及良好的阅读环境是培养孤独症儿童语言兴趣的重要因素。

家庭文化资本较多的家庭,父母为孩子准备的专业教具、书本读物等文化教育媒介相对丰富,这就相当于在家里创设了一个利于语言沟通的环境,有助于提高孤独症儿童早期语言刺激的有效性,有助于将家庭环境的作用发挥到最大,从而对孤独症儿童的语言康复训练产生积极影响。家庭文化资本较少的家庭,由于专业教具、书本读物以及其他文化教育媒介相对缺乏,很难在家里创设出良好的语言沟通环境,限制了孤独症儿童早期语言刺激的有效性,进而对其语言康复训练产生消极影响。

(三)制度化家庭文化资本对孤独症儿童语言康复的影响

制度化家庭文化资本,是指父母在主体化和客体化家庭文化资本的基础上,通过学校教育教学制度学习到的知识与技能,并通过国家考试制度的检验,最终取得的教育和学业上的成就。例如学历,资格证等。本研究所指制度化家庭文化资本仅指父母取得的最高学历。

刘慧丽[11]指出,家庭环境的作用主要是通过家庭训练体现出来的,而家庭训练的重点就是家长对儿童进行的早期干预和辅助干预。家庭训练的作用能发挥到什么程度,和家长自身的学习能力、认知水平以及态度有关。学历的高低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个人自身的学习能力、认知水平以及态度,因此,制度化家庭文化资本与家庭训练的作用有一定的关联性,家庭训练的发挥在一定程度上受制于制度化家庭文化资本。

也就是说,制度化家庭文化资本较多的家庭,因为家长自身的学历水平相对较高,学习能力、认知水平及学习态度也相对较好,能够积极主动地通过各种媒介学习与孤独症儿童语言康复相关的知识,并较快、较精熟地掌握和运用康复训练技能,有利于对孤独症儿童进行科学有效的早期干预和辅助干预,从而对孤独症儿童的语言康复训练产生积极影响。家庭文化资本较少的家庭,因为家长自身的学历水平相对较低,认知水平、学习能力也相对欠缺,就有可能在掌握和运用康复训练技能时出现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现象。同时,这部分家长更可能将希望全部寄托在教师身上,但又缺乏与教师有效交流的能力和积极性,因此无法对孤独症儿童进行科学有效的早期干预和辅助干预,从而对孤独症儿童的语言康复训练产生消极影响。

三、优化家庭文化资本对孤独症儿童语言康复影响的有效策略

(一)营造良好的主体语言输入环境,提高孤独症儿童语言康复有效性

首先,主体化家庭文化资本强调家长与孩子之间的互动交流,或者说是强调家长对孩子的陪伴。因此,家长应合理分配自己的精力和时间,给予孩子更多的关注和陪伴,切不可置孩子于不顾。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父母与家庭是不可或缺的存在,父母在家庭中对孩子产生的积极影响,是孩子健康成长的基础。

其次,在治疗过程中,家长要相信孩子,相信自己,并通过增加亲子互动交流以及活跃家庭文化氛围来拉近自己与孩子之间的距离。此外,家长还可以在吃饭时、送孩子上学时、讲睡前故事时多与孩子沟通交流,以激发孩子的说话动机。

最后,家长应注意选择与孩子交流互动时的语言用词以及语言输入类型。代美娜的研究证明,孤独症儿童的语言发展会随父母语言输入时选择的语言类型的变化而变化。因此,父母在和孩子沟通交流时应注意自己的言辞,尽量把自己意思用孩子能理解、可以发声,并且有兴趣跟读的语句表达出来。

(二)创造丰富的客观文化环境,为孤独症儿童语言康复奠定基础

首先,孤独症儿童的语言康复训练,需要与生活相融合,进行重复的、循序渐进的训练。这一特点必然要求家长充分发挥自身主观能动性以及创造性,结合教师的建议制作有用的简易教具,并尽可能做到“一物多用”,不断发展教具的多种使用方式和作用,使孤独症儿童在家庭中能够得到有效的治疗,多渠道增加孤独症儿童语言康复的可能性。

其次,家长应注意完善文化教育媒介,如多带孩子去书店、不定时更新孩子的书单,为其语言康复训练打好基础。绘本对孤独症儿童有重要的积极作用,可以提高孩子的感官刺激,例如视觉、听觉刺激等,增加孩子的阅读兴趣,从而积极引导孩子发声、覆诵。

最后,家长应积极掌握相关的语言干预知识,尽可能创造良好、恰当的语言沟通环境,不断引导孤独症儿童发声。相较于文化教育媒介,家长自身掌握的语言干预知识更为重要,有助于提升其早期干预和辅助干预的能力和效果,使孩子的语言康复训练有事半功倍之效。

(三)提高家长自身文化程度,积极参与孤独症儿童语言康复训练全程

首先,家长应相信自己的学习与理解能力,树立终身学习的理念,积极主动地腾出更多时间和精力,根据孤独症儿童身心发展规律,有针对性地学习新的知识,同时不断调整自己的育儿策略和方法,以便更有效地发挥作用。

其次,家长应不断拓展自己的知识面,开阔自己的眼界和思维,在积累理论知识的同时提高自己的实践能力。家长要学会以万物为教具,把身边随处可见的事物都转变为孤独症儿童语言康复训练的教学内容,培养孩子覆诵及口语命名等能力,让孩子更加直观地认识世界,并适时引导孤独症儿童发声,提高他们的语言兴趣。

最后,家长应端正自身态度,积极和特殊教育教师交流互动,加深家庭、学校以及康复机构之间紧密友好的合作关系,多管齐下,共同开展孤独症儿童的语言康复训练。家长要清楚地认识到,孤独症儿童的语言康复训练不只是学校和康复机构的工作,家长应担负起自己的责任,以家校共育、家校合作为基础,不断探索更多积极有效的策略与方法。

四、结语

本研究分别论述了主体化、客体化以及制度化的家庭文化资本对孤独症儿童语言障碍康复训练产生的不同影响,并且分别提出了可行的优化建议。当然,家庭文化资本只是家庭教育的文化基础,想让其对孤独症儿童语言发展的作用发挥到最大,还需要社会、学校或机构以及家长的共同努力和积极合作。归根结底,家长不能将孤独症儿童或者说特殊儿童的教育责任全部推给特殊教育学校或机构的教师,而是要相信自己,担负起家庭教育的职责,为孩子的未来成长与发展发挥应有的作用。

【参考文献】

[1]《习近平关于注重家庭家教家风建设论述摘编》出版发行[N].人民日报,2021-03-29(1).

[2]刘丽,邵彤.我国家庭教育地方立法的经验与不足:兼评《家庭教育法(草案)》[J].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报,2021,20(3):10-18.

[3]黄潇潇,刘静青.家庭文化资本对小学语文阅读能力的影响[J].新课程,2016,4(2):227.

[4]罗芳,关江华.家庭背景和文化资本对子女非认知能力的影响分析[J].当代教育科学,2017(9):91-96.

[5]郭芙蓉,郑荔,李胜.家庭文化资本对5~6岁儿童词汇水平的影响研究[J].幼儿教育(教育科学),2018(1):77-81.

[6]李晓红,王煜.家庭文化资本对自闭症儿童康复的影响调查:以青岛某自闭症康复学校为调查对象[J].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2,19(2):30-32.

[7]司晓宏,张立昌.教育学教程[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1:7.

[8]刘春玲,江琴娣.特殊教育概论(第二版)[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6:233.

[9]徐瑛.家庭文化资本与幼儿早期阅读兴趣的相关研究[D].兰州:西北师范大学,2016:20-27.

[10]代美娜,孙玉梅.自闭症谱系障碍儿童的早期亲子互动研究[J].中国特殊教育,2020(5):47-53.

[11]刘慧丽,连翔.自闭症儿童语言干预的内容、反思与建议[J].现代特殊教育,2012(12):45-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