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症谱系理论:对广州市海珠区龙凤街幼儿园儿童进行孤独症及多动症初筛与干预研究

发布时间:2024-04-24 分类:自闭症论文 浏览量:22

孤独症谱系理论:对广州市海珠区龙凤街幼儿园儿童进行孤独症及多动症初筛与干预研究插图-西米明天

来 源:乐医·临床研究

作 者:谢晓丹,卢斌

广州市海珠区龙凤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广东广州,510000

【摘要】目的:孤独症谱系障碍(autismspectrumdisorder,ASD)(又称“自闭症”)是一组以社交沟通障碍、言语和非言语交流障碍、兴趣狭窄及刻板重复的行为方式为主要特征的儿童神经性发育障碍。近20多年来的流行病学调查数据显示,全球范围内孤独症患病率呈0.1%~1%的逐年上升趋势。儿童自闭症作为一种儿童精神疾病严重影响患儿的社会功能,给患儿家庭和社会带来沉重负担。对广州市海珠区龙凤街幼儿园儿童进行脑部发育筛查,及早筛查出可能患有孤独者和多动症的儿童,以达到减轻家庭和社会的负担。方法:对广州市海珠区龙凤街辖区园119名儿童进行孤独症筛查,对117名儿童进行多动症筛查,以此作为此次研究对象,并对量表结果进行分析。结果:孤独症初筛阳性率为9.24%(11/119*100%),多动症初筛阳性率35.90%(42/117*100%);孤独症初筛阳性男女比例为1:0.57,多动症初筛阳性男女比例为1:0.62;孤独症初筛阳性转诊人数为0,多动症初筛阳性主要表现在学习问题,其次为多动指数、品行问题得分;多动症初筛阳性转诊率9.52%(4/42*100%),多动症初筛阳性确诊人数为3。结论:龙凤街幼儿园儿童孤独症、多动症初筛阳性率较高,孤独症、多动症初筛阳性性别均男多于女,孤独症、多动症初筛阳性转诊率较低,多动症初筛阳性确诊人数较多,儿童脑部发育的初筛情况非常严峻。

【中图分类号】R749.94【文献标识码】A

前言

孤独症和多动症普通家长对其认知程度低、对家庭和社会危害极大,本文通过对广州市海珠区龙凤街幼儿园儿童进行脑部发育筛查,早筛查出可能患有孤独者和多动症的儿童,早期进行干预,同时为制定儿童脑发育早期筛查政策提供建议。

1资料与方法

对广州市海珠区龙凤街幼儿园119名儿童进行孤独症筛查,对117名儿童进行多动症筛查,以此作为此次研究对象。对119名儿童照顾人填写儿童孤独症家长评定量表(ABC)进行孤独症初筛,对117名儿童照顾人填写康奈氏(Conners)儿童行为检量表,并从转诊机构中追踪初筛阳性的转诊和确诊情况。

1.2统计学方法

将研究数据录入Excel2013软件。统计量表的孤独症、多动症初筛结果、性别等,并对上述数据进行分析,计数资料用百分比(%)表示。

2结果与分析

2.1儿童脑部发育筛查情况

表1广州市海珠区龙凤街幼儿园儿童脑部发育筛查情况

儿童孤独症初筛阳性率为9.24%(11/119*100%),多动症初筛阳性率为35.90%(42/117*100%);孤独症初筛阳性男女比例为1:0.57,多动症初筛阳性男女比例为1:0.62;孤独症初筛阳性转诊人数为0,多动症初筛阳性转诊率为9.52%(4/42*100%),多动症初筛阳性确诊人数为3。

2.2多动症初筛阳性情况

表2广州市海珠区龙凤街幼儿园儿童多动症筛查情况

多动症初筛阳性主要表现在学习问题,为17人,占多动症初筛阳性40.48%(14/42*100%),其次是多动指数15人,品行问题得分14人,冲动-多动得分、焦虑得分13人,心身问题得分8人。

3筛查与干预

依靠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儿童保健对于儿童生长发育异常有着早发现、范围广的优势,依据美国CDC推荐在18月龄和24月龄评估脑发育状态,根据情况评估3岁以上儿童的行为问题,对社区内所有儿童进行广泛的早期筛查,筛查出可疑幼儿,进行特定的孤独症确诊,通过评估-制定计划-干预并调整,从而使儿童尽早融入社会,干预的措施应以社会交往作为训练的核心,以行为疗法为基本手段,安排有序生活,帮助患儿尽早回归社会;在筛查诊断过程中还能及时发现其他的发育障碍或疾病,如语言社交发育迟缓、功能性构音障碍等,及早对其提供指导和建议,能帮助提升区域内儿童健康水平。

3.1孤独症社会交往的主要方式

孤独症儿童具有“不指、不看、不应、不说”的特点,在社交中,需要增加相关行为的引导,如从肢体动作的点头、指认到回应,发起并维持对话逐渐扩大和丰富社交行为方式,同时保证儿童在愉快、积极的情况下开展。

3.2孤独症的行为疗法

对孤独症儿童可采取正性强化、负性强化等策略,在日常生活中家长需与患儿密集参与,当患儿行为能符合训练期望时,适当给与夸张的回应或者奖励,从而提高孩子的反应性,当患儿行为出现偏离训练期望的不当行为时,宜立即阻止或温和处罚,切勿打骂体罚,并适当重复巩固良好行为,增加新的训练技能,从而实现增加良好行为,减少不当行为的预期。

3.3孤独症心理治疗

给予孤独症儿童足够的注意,重视和关爱,多用表扬、鼓励的方法提高患儿学习的信心,可在游戏中设置困难,通过遇到问题-解决问题引导他们面对失败时正确的表达方法,以实现在人际交往中遇到沮丧、悲观等不良情绪时能正确排解,提高人际交往能力。

3.4多动症儿童干预

对确诊的多动症患儿,药物治疗是主要的治疗方法,盐酸哌甲酯缓释片是中枢神经兴奋剂类药物,属于一线药物,在多动症患儿治疗中应用,对患儿症状缓解效果明显。它的主要作用机制是对单胺类神经递质产生阻断作用,同时升高机体内去甲肾上腺素、突触间隙多巴胺浓度,进而提升患儿觉醒中枢兴奋性,使患儿注意力更加集中,另一方面,它改变学习相关的大脑回路脑电波,主要通过抑制大脑的不利波形,增强脑部正常功能,使患儿脑功能失调状况有所好转。此外,该药物在临床应用中不良反应较轻,用药初期可能引起轻微入睡困难、食欲减退等,患儿普遍耐受,安全性比较高。

数据显示,治疗后患儿症状好转或基本消失,动作明显减少、注意力较前有提高。除了药物治疗外,行为治疗是一种特异的干预,为儿童制定和实施行为方案,对患儿进行系统的行为训练,加强多动症儿童集中注意力的训练,培养静坐习惯,通过看书的方式逐渐延长专注力,当出现注意力分散时,可通过短暂时间调节如喝水再继续训练,当取得一定进步,应及时表扬奖励以利于强化。通过长期训练,能提高患儿自我控制、自我调节能力,增强社会适应性。

4讨论

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发布2020年关于孤独症谱系障碍(ASD)患病率的最新统计数据为1:54;2018年为1:59,2020年孤独症的患病率比2016年发布的数据1:68上升了25.85%。国内孤独症及ASD患病率结果基本处于10/万至30/万之间[1]。英国剑桥大学公共卫生与初级保健中心对中国大陆、香港、台湾1987—2011年的18个孤独症患病率调查的Meta分析发现,这3个地区的总患病率为26.6/万,其中中国大陆为11.8/万,也支持该结论。人数众多、患病率逐年上升、早筛系统缺失、诊断和康复效率低使孤独症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儿童精神疾病第一位,成为严重影响儿童健康的全球公共卫生问题。2006年第二次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残疾标准中将儿童孤独症纳入精神残疾范畴,抽样调查结果显示我国0-6岁精神残疾(含多重)儿童占0-6岁儿童总数的1.10‰,约为11.1万人,其中孤独症导致的精神残疾儿童占到36.9%,约为4.1万人[2]。《中国自闭症发展状况报告》显示,截止2017年中国0到14岁的儿童自闭症患者可能就超过200万。王佳等[3]的研究显示,孤独症家长发现儿童存在发育行为异常的平均月龄为30.24个月,首次带儿童就诊的月龄在38.09个月,从发现异常到就诊之间平均延迟10.05个月。45.5%的儿童仍在家抚养,未到康复机构进行干预。儿童自闭症作为一种儿童精神疾病严重影响患儿的社会功能,由于尚无特效的药物治疗,且预后较差,给患者、家庭和社会造成极大精神和社会负担,已经成为全球关注的公共卫生问题。

孤独症和多动症对家庭和社会危害极大,然而,我国医疗服务机构孤独症早期诊断水平目前有限,儿童孤独症监测尚未纳入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公共卫生服务项目之中,普通家长对其认知程度低,造成了初筛阳性率高但是转诊率极低的情况;同时,也由于家长对儿童心里发育情况存在一定误区,往往认为语言发育落后是“贵人语迟”,却忽略这是预警征象表现,孤独症儿童若能尽早筛查并正确科学地进行康复训练,还有可能具备参与社会生活的能力;多动症儿童自闭症表现为学习困难为主,多动症及时筛查并科学用药、规范治疗对孩子们未来的发展十分有利。所以,在常规的儿童保健服务中,应对适龄儿童进行脑发育早期筛查,构建并巩固以社区中心为基础,海珠区妇幼保健院为二次筛查,广州市妇幼保健有效干预的三级保健医疗体系,提供系统科学的筛查-评估-诊断-干预的闭环服务。

总结

综上所述,广州市海珠区龙凤街幼儿园儿童脑部发育初筛情况非常严峻,对适宜散居儿童、集体儿童开展普及筛查非常必要,相关政策的出台和落实迫在眉睫。

【参考文献】

[1]梁颖。不同干预模式下孤独症谱系障碍儿童干预效果的比较[J].天津医药,2016,44(7):880-883.

[2]SunX,AllisonC,MatthewsFE,etal.PrevalenceofautisminmainlandChina,HongKongandTaiwan:asystematicreviewandmeta-analysis[J].Molecularautism,2013,4(1):7.

[3]王佳,曹孟儒,周雪,等。孤独症患儿就诊及家庭养护现状调查[J].中国儿童保健杂志,2010,18(10):757-7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