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音乐治疗师教华人自闭症少年学英文(一)

发布时间:2024-04-26 分类:自闭症故事 浏览量:22

澳洲音乐治疗师教华人自闭症少年学英文(一)插图-西米明天

根据澳大利亚音乐治疗师协会(AMTA)的最新数据,目前澳大利亚共有626名注册音乐治疗师(RMTs),他们为152家注册的National Disability Insurance Scheme(NDIS)服务提供商提供音乐治疗服务。音乐治疗师是特殊医疗专业人士团队中的一员,他们在帮助自闭症人士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其中,维多利亚州的注册音乐治疗师冰玉,自从业以来近两年的时间里,已经帮助了许多自闭症儿童和成人。她深刻体会到音乐的力量,认为它拥有超越语言的神奇魅力。

冰玉回忆起她职业生涯中的第一个客户,一个年仅4岁的自闭症儿童,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刚开始接触时,她感到有些紧张,因为这个孩子的情况非常特殊。尽管他会说话,但只与他的母亲交流,对其他人完全忽视。这让冰玉面临了一个挑战:如何与这个孩子建立联系。

经过与督导的深入沟通,冰玉了解到这个孩子对恐龙有着浓厚的兴趣,于是她决定尝试利用这一点来与他建立联系。她通过像过家家一样的方式,用恐龙玩具与他对话,给了他一个恐龙,他便开始用恐龙与她交流,尽管他不会直接与她说话。

冰玉强调了在治疗过程中建立信任关系的重要性。在最初的两个课程中,她没有加入任何音乐元素,只是通过恐龙玩具与他互动,这期间建立了他们之间的信任和联系。随后,她逐渐引入音乐元素,与孩子一起玩音乐游戏。

治疗的主要目标是帮助自闭症人士实现自我调节和集中注意力。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孩子取得了显著的进步。在大约半年的治疗后,他不再需要恐龙作为媒介,可以直接与冰玉进行对话,并能记住冰玉的名字,整节课都能集中注意力在音乐上。

冰玉回忆说,每次孩子来治疗时,他都会直接说“我要跟冰玉玩”,而不再说要跟恐龙玩。他的母亲也注意到,治疗后孩子与家人的关系有了显著改善。有一次,孩子的父亲去上班,他会唱“再见歌”来表达对父亲的思念,这显示了他在情感连接上的进步。

冰玉坚信音乐治疗自闭症不仅是一种治愈他人的方法,也是一个治愈自己的过程。她自己的自信心也在这个过程中得到了提升,从最初的不确定和紧张,到后来的自信和从容,她在成长中获得了宝贵的经验。冰玉的故事充满了希望和灵感,展示了音乐治疗师的职业如何对 clients 和社会产生积极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