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自闭症男孩痴迷火车,电工老爸十多年造了6列

发布时间:2024-04-26 分类:自闭症故事 浏览量:17

重庆自闭症男孩痴迷火车,电工老爸十多年造了6列插图-西米明天

在重庆市永川区老鹰岩的一处安静的小屋里,航航(化名)的墙上贴满了他的铅笔画,画中是一列列生动的小火车,它们承载了这位15岁自闭症少年对火车的热爱和梦想。

航航的父亲李家伟,是一位普通的电工,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他的大儿子航航,一个皮肤白皙、眉清目秀的少年,却从3岁开始才学会说话,他的行为总是与众不同。航航被诊断出患有自闭症,在艰难地完成小学学业后,他无法跟上中学的学习进度。

由于父母工作繁忙,航航常常独自一人守在电视前,对着屏幕出神。但每当动画片中托马斯小火车出现,他都会兴奋地手舞足蹈。商场里卖的塑料火车玩具已经无法满足他对火车的痴迷,它们很快就会因为他的过度玩耍而损坏。

有一次,全家人去乐山嘉阳游玩,看到油菜花丛中的蒸汽式火车,航航的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李家伟看着儿子,心中闪过一个念头:“如果你喜欢,爸爸给你做一个,让你每天都能开火车!”

“爸爸,说话算数!要做真正的火车哦!”航航和父亲拉了拉勾,眼中充满了期待。

这个承诺开启了李家伟十年的造车之旅。他利用所有的空闲时间,从动力系统到火车头,再到车厢,一切都亲自动手制作。他找不到足够的资料,只能自己摸索,他的工作是上几天休息几天,他把所有的空闲时间都花在了造火车上。

綦江古剑山有一个退休的蒸汽火车头,李家伟经常去那里观摩,研究火车的结构。他自学了CAD制图软件,独立绘制出图纸,为火车需要的零部件编好标准和固定尺寸。

他制作的火车严格按照蒸汽式火车的样式,尽管1:1的还原并不困难,但缩小版的火车却难以制作,因为现实中没有相应比例的成品,加工厂也不愿意制作,所以一切都只能自己动手。

为了有足够的研究场地,他干脆将住所从永川城区搬到茶山竹海附近,租下一个农家小院,铺上铁轨,搭建了简陋的“实验室”,一门心思地投入到研究中。他设置了“试车台”,一次次修改气缸、车轴,连锅炉都换了六台。

家人的支持是李家伟坚持下去的动力。妻子谢兰珍看到丈夫为了某个零件而冥思苦想、茶饭不思时,她会鼓励他:“老公,加油!还差一点就好了!”姐姐和妈妈也都给予了他绝对的支持。在她们眼里,李家伟就像当初为了准备考试而苦读的小学生,在解一道难度非常大的习题。航航则从来都没有怀疑过,爸爸会为他造出真正的火车。在他眼中,父亲是超人,是无所不能的。

终于在2021年,第一列小火车诞生。从零开始,到实现无障碍运行,整整用了8年时间。仅仅是计算零件成本,就花了6万多元。

李家伟把第一列小火车命名为“爱心号”。这台微缩版蒸汽式火车虽然不够精致,但能拉汽笛,能跑动,还能发出蒸汽火车特有的轰鸣声。

全家人都兴高采烈,航航成了第一个乘客。他坐上火车,咧开嘴开心地笑了,坐了一圈又一圈。

李家伟又给火车添加了“车厢”,能坐好几个成年人,邀请附近的乡亲们都来乘坐。他没有停歇,继续完善,将火车变得更加精致,动力更强。

航航虽然不能帮爸爸多大忙,但很乐意守在旁边观看,递递工具,帮爸爸倒杯水。渐渐地,孩子的精神状况越来越好,不再那么害怕跟陌生人交流,如今还能自己开动小火车!“火车一点点成型,在这个过程中,儿子也在一点点地疗愈。”李家伟说。

十多年来,李家伟手上一共诞生了6列蒸汽小火车,最新一代火车一次能拉动三四千斤。航航俨然成为一个火车司机,对每列火车的特点都能一一道来。

李家伟老家有一个“桃花岛”,近年来正在搞乡村旅游开发,邀请他在桃花岛的公园里铺设了铁轨,让小火车行驶在青山绿水间。每次发动火车,总会引来大人孩子们的阵阵欢呼。即将到来的桃花节,李家伟的火车也将是重头戏。他打算让航航也去桃花节现场开火车,为游客们服务。

“一开始只是想制作一列小火车满足儿子的心愿,后来我发现,这也是送给自己的一份礼物。”天气晴朗的日子,李家伟会在院子里和儿子一起驾驶火车。随着悠扬的汽笛和蒸汽火车特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