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症谱系理论:基于用户行为的自闭症儿童干预设计

发布时间:2024-05-04 分类:自闭症论文 浏览量:34

孤独症谱系理论:基于用户行为的自闭症儿童干预设计插图-西米明天

来 源: 艺术科技第34卷第8期 2021年04月

作 者:刘云霞,马官正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艺术学院,江苏南京210044)

基金项目:本论文为2020年度江苏省高等学校大学生创新创业训练计划项目“基于行为设计的儿童认知障碍非遗元素艺术疗法设计应用研究”成果,项目编号:20201030009

摘要:本文对自闭症儿童及其家长的特征与需求进行分析,运用行为设计中的福格模型,围绕动机、能力、触发器3个要素维度,提出基于用户行为的自闭症儿童亲子日历书的设计策略。

关键词:行为设计自闭症儿童;亲子日历书;福格行为模型

0引言

随着全球自闭症患者人数的不断攀升,社会对自闭症儿童的关注度越来越高,然而专门为自闭症儿童设计的产品却屈指可数,服务于自闭症家庭干预训练的产品更是寥寥无几。本文运用行为设计理论中的福格行为模型,提出自闭症儿童亲子日历书的设计策略,以期为自闭症儿童家庭提供帮助。

1背景研究

据2019年发布的《中国自闭症教育康复行业发展状况报告Ⅲ》蓝皮书显示,我国自闭症人群数量超1000万,其中200余万是儿童,同时患儿还在以每年近20万的速度增长。自闭症具有终身性和高发性,给患者家庭带来沉重的负担。目前没有针对自闭症的特效药物,普遍采用早期干预的治疗方式。

目前中国自闭症儿童教育的发展还不充分,不仅缺乏专业的治疗师,相关专业服务体系的建立也不完善,从而制约了干预实施的有效性与可行性。如何在减轻自闭症患儿家长经济与精神双重负担的基础上,对患儿进行干预训练,是亟须解决的问题。

2研究对象需求分析

2.1自闭症儿童的特征及需求分析

自闭症谱系障碍是一种精神发育障碍类疾病,自闭症儿童的特征主要表现为交流障碍、兴趣狭窄和行为重复刻板等。自闭症儿童常常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无法和外界自然地产生联系。除了有情绪、表达以及沟通方面的障碍,他们对父母也没有依恋。

自闭症儿童需要来自两方面的干预治疗。一是特殊的产品干预:自闭症儿童和普通儿童一样,需要以产品为载体并通过各种媒介渠道,和周围的个体、社群、环境等发生各种交互和关联。但由于该群体的特殊性,需要在满足他们情感、体验、交互等方面的同时,辅助各种治疗方式[1],以达到干预效果的最优化。二是家庭的持续干预:布朗芬布伦纳于1979年创立的社会生态系统理论中提出,儿童心理发展应置于家庭、同伴群体、课堂等环境系统中。家庭是自闭症儿童提升交流与认知能力最为重要的场所。家庭训练与家长参与会明显减少自闭症儿童的情绪障碍,提高自闭症儿童感知、沟通等方面的能力。

2.2自闭症儿童家长的特征及需求分析

与患有其他疾病或正常儿童的家长相比,自闭症儿童的家长承受着更大的精神压力,也更容易产生心理问题[2]。由于自闭症预后较差,约2/3患儿需要终身照顾和养护,家长在得知儿童罹患自闭症后,他们的心态、生活目标甚至价值观都有可能发生改变。自闭症儿童家长的心理问题包括以下几方面:一是对自闭症相关知识缺乏而感到无助与恐惧;二是对生活秩序被打乱而感到焦虑与烦恼;三是因自闭症难以根治而产生消极悲观的心态;四是因干预长时间不见效而失去信心;五是情绪随病情的变化时好时坏[3]。

因此,自闭症儿童家长有三方面需要。一是家庭教养需求。郭文斌等人[4]对361名自闭症儿童家长的调查结果显示,学龄前自闭症儿童家长对亲职教育的专业知识需求尤为迫切;曲晓晓等人[5]的研究显示,在自闭症儿童发育需求方面,家长最希望得到对儿童语言、认知、生活习惯等方面的指导。二是心理调节需求。自闭症儿童家长将生活重心转移到自闭症儿童身上以后,很难顾及自己的身心健康,需要心理支持。三是亲职压力平衡需求。母亲在家庭教养中往往扮演主要参与者的角色,适当增加父亲的参与时间可以缓解母亲的高水平压力[6]。家庭经济收入与家长亲职教育需求之间存在负性关系[4]。许多低收入的自闭症儿童家庭,由于无法承担特教机构的费用而选择自己教育孩子,但因儿童发育方面的知识储备不足,又缺乏可靠的信息渠道,从而产生消极的心态与预期,使儿童难以受到持续的家庭干预,错过最佳干预时期,病情难以好转,形成恶性循环。家庭干预是自闭症儿童康复治疗中不可缺失的一环,但目前国内针对自闭症儿童的家庭干预产品种类稀少,无法满足自闭症儿童需求。

3自闭症儿童干预设计——亲子日历书

日历书是在传统日历功能的基础上,融合艺术、文学、生活、科学等知识于一体的创意类出版物[7]。市面上的亲子类日历书主要以早教启蒙和构建亲子关系为目的,内容包括:寓言故事、谚语、手工、亲子游戏、美术、英语、数学、识字等,还会融合音频、视频、手帐等功能。

国内的自闭症儿童早期干预机构大米和小米于2020年发布的《疫情期间中国孤独症儿童家庭现状及需求报告》中显示,在家长最希望孩子提升的能力层面,语言沟通能力占比最高,为84.9%。自闭症儿童的认知与交流行为具有较高的产品依托性,然而国内自闭症儿童产品设计起步较晚,且产品以玩具和大型感统器械为主,沟通交流类产品目前在市场上暂无专业性的同类产品可供参考[1]。因此创新出一款专为自闭症儿童设计的亲子日历书,能够弥补沟通交流类产品市场的空白。日历书不同于功能单一且以娱乐为主要功能的玩具,它是以内容为中心的教育工具,比大型感统器械更适合应用于家庭教育之中。由于它本身的互动特性,能够使儿童的沟通与交流能力在与父母互动的过程中得到锻炼。

为自闭症儿童设计的亲子日历书,具备三方面的优点。第一,能够减轻自闭症儿童家长的心理与经济负担。管理学大师彼得·德鲁克在《管理实践》一书中提出的SMART原则认为:目标应该是具体的、可衡量的、并有明确的截止时限。日历书以“天”为单位,帮助家长拆分目标,使家长更容易观察到孩子的进步,避免家长因期望过高而一味追求高效,带给儿童压力。在日历书的手帐区域记录孩子每天的成长,能够使家长从任务执行的过程中找到生活的秩序感,营造积极的家庭氛围,并提升自闭症儿童的干预治疗效果。日历书成本相对低廉,不会给家长带来难以承受的经济负担,并且以非强制的方式吸引儿童参与,容易被家长接受。

第二,使自闭症儿童的家庭干预常态化。研究表明,家长合理使用已验证的方法对自闭症儿童进行干预,不仅能促进预期效果的实现和常态化,还能增强家长的干预信心、提升家庭生活质量[8]。亲子日历书作为创意类出版物,其所涵盖的内容适合与多种干预训练结合,辅助家长进行全方位的教育,增强儿童与家长的联结,提升儿童的认知与沟通能力。

第三,符合自闭症儿童的“视觉性思维”。曹漱芹等[9]的研究指出自闭症儿童的思维异于常人,他们将视觉形象视为第一语言,词语视为第二语言,当前成效明显的语言干预方案大多利用了自闭症儿童的视觉优势。亲子日历的内容呈现以图形、图画为主,能够与“视觉支持”充分结合。

4行为设计学理论

4.1行为设计的三要素

行为设计的目的是让用户按照设计者的意图实施行为,通过外部与内部的刺激让用户在潜移默化中进行改变,而非强迫用户进行某项行为。美国斯坦福大学的心理学家福格教授提出了一个用以理解人类行为的模型,该模型指出,个体在产生某种行为时,须同时具备3个要素:足够的动机、实施该行为的能力、提示用户实施行为的触发器。

4.2行为设计的指导作用

在极少量已市场化的自闭症儿童交流产品中,大部分设计多从开发者视角出发,缺乏对用户真实需求的深入研究和分析,导致产品使用场景的理想定位和实际定位出现偏差[1]。而行为设计能从用户体验的角度出发,运用心理学分析用户行为,潜移默化地对用户行为进行引导,让用户按照设计者所设想的方式使用产品。

5基于用户行为的亲子日历书设计策略

5.1提高动机

动机分为内在动机和外在动机。内在动机包括生理快感、心理快感、社会认同、方便高效。外在动机包括外部的奖励与惩罚。福格教授认为,与行为设计的关系最为紧密的三种动机分别是喜悦与痛苦、希望与恐惧、社会接受与拒绝。喜悦与痛苦是用户主观的心理与生理感知,是行为的原始驱动力;希望与恐惧是用户对结果的积极与消极预期;社会接受与拒绝是社会对用户行为的认同与不认同。因此,增强用户的喜悦感,使其对行为结果心怀希望,增强社会认同感,可以增强用户实施行为的动机。

自闭症儿童的兴趣单一刻板,对兴趣爱好以外的事物漠不关心。因此需要利用自闭症儿童所喜爱的事物进行奖励,增强其外部动机;利用游戏激励儿童克服困难,增强其内部动机。

第一,设置奖励机制:运用物质或精神奖励。如儿童每完成日历书中的一项任务就会得到贴纸,积累下来的贴纸可以用来向家长兑换自己喜欢的物品。也可以在日历书中标注提示语,提示家长在干预训练结束后给予鼓励和赞扬,以增强儿童的成就感和对结果的积极预期。

第二,游戏化。游戏是儿童与生俱来的沟通语言,它能帮助儿童和身边的同伴与事物进行互动,并且能够促进身体的协调发展[10]。将游戏与干预训练相结合可以让自闭症儿童感受到快乐,从而为他们带来心理快感。

自闭症儿童家长容易产生消极悲观的心态。因此要将进度可视化,增强家长的信心,通过科学性的设计给家长带来社会认同感,同时还要通过明确的任务分配使自闭症儿童父亲也参与进孩子的干预训练中。

首先,进度可视化。在日历书中设置需要自填的进度条和日记区域,家长可以通过回溯日记区域中的内容,感知孩子的成长与进步,增强满足感与期待感,也可以通过进度条掌握对干预过程,做到训练过程有条理。还可以增加里程碑设计,如在日历上每个季度的最后一页进行特别的设计,鼓励家长的坚持,增强家长的自我价值感,打造峰值体验。

其次,注重科学性。自闭症儿童家长对亲职教育的专业知识有迫切的需求,因此应该倡导自闭症领域的专家参与进日历书训练内容的设计中,并为家长系统讲解在网络上难以查阅到的育儿知识,增强家长的干预自信。最后,明确的任务分配。在日历书中需要明确标注出父亲需要担任的角色或需要完成的任务,可以增加自闭症儿童父亲的参与度,从而缓解母亲的高水平压力。

5.2提升能力

能力指用户达成目标行为所需要付出的成本,包括时间、金钱、体力、脑力、习惯等。付出的成本越低,行为实施的可能性越高。福格教授提出了6种降低成本的方式,分别是:减少时间成本、减少金钱成本、减少体力支出、减少脑力支出、倾向社会常理、减少非常规因素。

自闭症儿童的理解能力较差;中央统合能力弱,容易关注细节忽视整体;喜欢用固定的方式做事,不能适应变化。可以通过视觉支持减少其脑力支出;通过简洁且统一的视觉语言减少其时间成本;通过难度的渐进设计符合其学习习惯。

第一,增加视觉元素。在临床的行为观察上,自闭症儿童常被描述为“视觉思维者”或“视觉思考者”,综合利用各种视觉工具(包括图片、表格、实物、符号等)在干预中对自闭症儿童进行视觉支持,能够起到良好的干预效果[9]。日历书多使用图画、照片、标志、计划表等视觉元素,可以提高他们的学习效率。如在培养儿童养成洗手的习惯时,以图画示意从打开水龙头到用毛巾擦干手的每个环节。设置明确的计划表可以使作息时间结构化,提示儿童每天要进行的训练内容,协助他们顺利学习,缓解其焦虑感。

第二,语言设计要简洁且统一。自闭症儿童虽然有视觉学习的优势,但其处理视觉信息时容易被细节变化所影响,所以日历书的设计要重视训练任务信息的有效传达,降低不必要的视觉元素干扰[11]。多采用简洁的线条与图案,降低儿童的认知负荷,以提高其学习效率,降低其时间成本。此外,由于自闭症儿童的理解能力较弱且难以适应变化,日历书在视觉的规范上应遵守一致性原则[11],如字体、形状、图片比例的统一。

第三,渐进难度设计。与正常儿童一样,自闭症儿童认知能力的发展同样具有规律性,即由简单到复杂、由低级到高级。因此,日历书中的训练内容应随时间推移由浅入深、由简至繁,并循序渐进地提高难度,从而让儿童适应训练的过程。

自闭症儿童家长会因为缺乏自闭症相关知识而感到无助,还会在平衡工作与家庭的过程中身心俱疲。因此需要提供视频讲解帮助他们快速掌握自闭症特点,并提前告知在各训练阶段所需材料以减少额外的体力支出。

第一,提供视频讲解。在日历书中加入二维码,家长可以通过扫描二维码查看视频讲解,了解自闭症的相关知识和日历书的使用方法,使内容简单易懂,清晰明确,减少家长学习的时间成本。

第二,标明需要配合使用的材料。在日历书的月份页标明当月需要用到的材料,方便家长一次性准备完毕,减少其体力成本。

5.3设计触发器

触发器是指提示用户产生行为的外部刺激或提醒。有效的触发器有三种特质:能被用户感知、能与目标行为结合、在动机和能力同时具备的情况下出现。

第一,当儿童能力足够,但动机不足时,可以运用他们喜爱的色彩引发其产生行为。自闭症儿童色彩心理投射实验结果显示,自闭症儿童偏爱蓝色、绿色的概率较大,其次是黑色、棕色,再次是橙色、红色,最后是黄色,喜欢紫色的极少[12]。在日历书的配色上,采用蓝色绿色等冷色系颜色更容易引发儿童的参与动机。还可以运用“宜家效应”,宜家效应指人们会对自己参与创造的物品有更高的价值判断,并且对该物品有更高的使用欲望。因此,日历书的封面可以留白,让自闭症儿童和家长共同创作,也可以采用线描的方式,让他们进行填色,有助于刺激他们产生自驱力。

第二,当儿童动机足够,但能力不足时,可以在日历书中辅以图示说明或提示家长进行引导,以降低儿童学习门槛。

第三,当儿童动机和能力都高时,应该给儿童传递使用日历书的信号。如将日历书设计成可以悬挂的形态,以便于将其悬挂在家中醒目的位置。家长在一天结束时撕下当天的日历,即可触发干预儿童的行为。

6结语

本文以自闭症儿童及其家长作为研究对象,针对自闭症儿童及其家长的需求,基于行为设计理论,提出能够辅助治疗自闭症的亲子日历书的设计策略。从提高用户动机,提升用户能力,设计触发器这三个角度出发,列举出可行的日历书设计,从而减轻家长压力,提升自闭症儿童沟通与交流能力,增强儿童与父母之间联结。期望自闭症儿童家庭干预亲子日历书,可以为找寻自闭症儿童的干预方法带来更多的可能性。

参考文献:

[1]赵雨涵,曾勇.促进自闭症儿童交流的产品设计探讨[J].工业设计,2020(4):61-62.

[2]陈玲,陈敏榕,季婧敏.父母团体认知行为干预对孤独症谱系障碍儿童及家庭治疗效果的影响[J].中国儿童保健杂志,2019(1):84-87.

[3]张银玲,罗捷,唐丽.自闭症患儿父母心理状况调查及健康教育意义分析[J].林区教学,2013(20):2690-2692.

[4]郭文斌,方俊明.学龄自闭症儿童家长亲职教育需求调查[J].西北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3):101-105.

[5]曲晓晓,许可峰.海口市自闭症儿童家庭教育需求情况调查——基于海口市两所特教机构的实证研究

[J].和田师范专科学校学报,2019(6):63-69.

[6]刘丽萍,张玉敏.自闭症谱系障碍儿童家长参与课题研究:影响因素和改进策略[J].林区教学,2021(1):118-121.

[7]李琰霞.出版新业态下日历书的发展路径[J].出版广角,2019(21):49-51.

[8]曾松添,胡晓毅.美国自闭症幼儿家长执行式干预法研究综述[J].中国特殊教育,2015(6):62-70.

[9]曹漱芹,方俊明.自闭症谱系障碍儿童语言干预中的视觉支持策略[J].中国特殊教育,2008(5):26-32.

[10]杨警琛,仓诗建.增强自闭症儿童社交能力的玩具设计研究[J].社会科学前沿,2020(4):508-515.

[11]周雁,宋方昊.基于应用行为分析法的自闭症儿童认知训练APP设计[J].包装工程,2018(8):132-139.

[12]梁永峰.自闭症儿童色彩心理投射实验[J].美术研究,2016(4):118-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