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闭症是什么样子的?一个被自闭症折磨的家庭

自闭症是什么样子的?一个被自闭症折磨的家庭插图-西米麦田

怀孕三个月孕妇,将自己与年仅七岁的儿子关在房间中,用胶带将所有缝隙封死,点燃了铁盆中的煤炭,在桌上留下了给丈夫和父母的两封信,然后躺在了熟睡的儿子身边。

下了晚班回家的丈夫打开房门时,看到的就是母子俩冰凉的尸体,以及铁盆中尚未燃尽的火红煤炭。

也许看到这里,很多人都会说:“什么事这么想不开啊,原本幸福的一家子就这么被毁了。”

可这个家庭过去的五年过得一点都不幸福。

一个被自闭症折磨的家庭

儿子两三岁时,被确诊为“孤独症谱系障碍”,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自闭症。

确诊后,这一家人尽管难过,却依旧尽快的打起精神想办法给孩子治疗。

医生说,如果干预得早,很多孩子可以走出来,成为一个正常人。

于是这一家子像是被打了一剂强心针,带着信心为孩子治疗,奔波、操劳在“孩子有希望成为正常人”面前什么都算不上。

为了治疗孩子的自闭症,一家人花光了积蓄,背上了债务,摆过地摊,卖过对联,卖过花,开过网约车,做遍了各种兼职,天南海北的跑,取得一点点的成效,就倍感欣慰。

宝爸说:“我们的目的,就是想要这个孩子,等到我们老了,可以自己在这个社会生存,自己照顾到自己,我们必须坚持下去。”

现实终究压上了最后一根稻草

原本,这一家人终于在孩子七岁这年看到了希望,医生建议孩子可以在普通的幼儿园上学,对治疗有好处。

然而最后一根稻草,终于在孩子上了三个月幼儿园后出现了。

当某位同学告诉孩子的爷爷说,孩子和另一个小女孩打架后,幼儿园的家长们在微信群里开始了控诉孩子打人的声讨会。

当第一个控诉出现,附和者紧随其后

起初,孩子家人曾向母女道歉,但女孩母亲不依不饶,在微信群里控诉,其他家长也紧随其后开始声讨。

哪怕是宝妈说出了儿子自闭症的真相后,控诉依然没有停止,甚至大部分家长都打着保护自家孩子的名义,将其一家打入深渊。

女孩母亲在群里发的这段话,大概说出了家长们的心声:“我一想到未来有6个月时间孩子处于危险的环境中,就犹如一块大石头压在我心头。”

“这个学校老师没有受过特殊教育方面的专业训练,根本教不了自闭症小孩。想跟正常小朋友接触不能选在幼儿园,小朋友还不懂得保护自己。”

然而,幼儿园的另一个老师则在私聊时告诉宝爸,孩子打人其实并没有下重手,都是因为别人先打了他,或者抢了他的东西,零零总总,都有着这样那样的原因。

然而真相总会被群众无视,为了自家的孩子,哪怕是夸大事实,也要阻止孩子继续留在学校。

终于被园长建议回家休息,不明白原因的孩子当然不开心,吵着要会幼儿园上学。可是这个幼儿园是这一家“最后的希望”,他们问过很多幼儿园,没有哪一家愿意收留一个自闭症患儿。

在这之后,宝爸一家找到了一个兴趣班,让孩子学绘画,孩子也很争气,老师也夸画得很有灵气。

所有人都觉得,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可当某天宝妈看到丈夫背负着压力无处释放,在外喝得醉醺醺之后才回家时,离开的念头诞生了。

我们也许无法理解,但不该胡乱揣测原因

携子离开,还带着三个月的身孕。平静的准备工具的宝妈究竟在想什么呢?

可能是想到自闭症的孩子未来无奈,可能是想到丈夫一家已经因为这个孩子受了太多的罪,可能是因为自责将孩子带来了这个世上,却没能护他安宁,也可能是为孩子的未来担忧…

没有人能知道。

就像这位妈妈,谁也不知道究竟能够支撑多久:

自闭症,一般指儿童孤独症

心理学家乌塔·弗里斯讲述:“在英国,有超过50万人,他们感受到的世界,和我们完全不同,这些人是自闭症患者。”

研究了自闭症五六十年的乌塔·弗里斯依然会在白发苍苍时感慨:“这种令人困惑的病症,70年前第一次有了名字,我们对它的了解仍然微乎其微。”

在英国医学研究理事会工作的五十年间,乌塔·弗里斯证明了自闭症儿童存在“心智理论”的缺陷。

人们对于自己接触的人或事,大多会从自己的角度进行判断,有自己独立的想法,这是一种认知能力,也是“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根本原因之一,而自闭症儿童恰恰就是在这个方面存在缺陷。

只有约百分之十的自闭症患者有着某些方面的天赋,但是多达三分之一的患者都有意料之外的才能。例如完美的音乐感、能够过目成诵。

轻度自闭症患儿的专注力强

自闭症患儿不会关注画面的整体,而是专注于目的。

乌塔·弗里斯为自闭症患儿展示了一系列极其繁杂而紧凑的画,画上有着多个不同的人物,并有与每个人物对应的卡牌。乌塔·弗里斯让自闭症患者从中找出某张卡牌对应的人物。

正常人可能会在看到画的第一时间感觉到眼花缭乱,并且需要花费极长的时间从中找出对应的人物,甚至可能因眼花而出错,但自闭症患者却能准确而耗时很短。

这也恰恰告诉了我们,为什么在自闭症患儿的家中,哪怕是某个饰品的稍稍移动都会让他们感到不安,以及为什么他们的兴趣会单一而狭窄。

自闭症患者可能出现自我封闭的症状,但单纯的“自闭”并非自闭症

在舞台上面对成千上万的观众侃侃而谈的脱口秀表演者,万众瞩目,却在三十多岁时被诊断出自闭症。

高功能自闭症患者尽管面对面无法与人正常交流,但他们也能鼓起勇气在网络上讲述自己的经历。

不能说话、不能控制大小便、受到刺激会控制不住大吵大闹、尖叫声不断的自闭症患者,也能经过训练和学习后通过触摸屏和键盘与人沟通。

这些自闭症患者并非我们平常口头上念叨的:“我自闭了,我不想说话。”而是无法在面对面交流时同时处理声音、身体语言、面部表情等信息,正常人能够在观察和了解这些信息的瞬间得出结论,但自闭症患者不能,当他们能不愿意与人交流。

当然,这也只是自闭症患者中的一部分,也有自闭症患者会真正的讨厌交流讨厌沟通,甚至经过训练后依旧无法拥有与人沟通的能力。

自闭症不同于社交恐惧症

有社交恐惧症的人可能会听信传言,认为自己的症状和自闭症很像,于是断言自己是轻微自闭症,但事实并非如此。

如果说社交恐惧症可以通过多交朋友来治疗,那么自闭症,就是真正的生理缺陷,自闭症儿童缺乏与人正常交流的能力,而社交恐惧症只是不愿意,或因某些原因而产生恐惧心理。

终究只是少数,但为何就是这少数的自闭症患儿中的幸运儿,依旧逃不开厄运的枷锁?

自闭症是天生的缺陷,不是后期造成的

如果真的怀疑自己有症状像自闭症,那就不大可能是自闭症。

如果自己一直以来有很多症状与自闭症相似,并且已经有严重的困扰,而父母又不曾重视,建议就医。

如果整天情绪压抑,什么事也不想做,什么都打不起精神,因此怀疑自己自闭症发作,建议找正当途径发泄情绪,如果依旧无效,并且平时很正常,偶尔有这种想法时难以克制,可能是抑郁症,建议就医。

如果家中孩子有说话迟、社交障碍、兴趣范围狭窄、行为模式刻板、智力水平与同龄孩子差别极大等症状,请及时就医。

自闭症无法治愈

目前,国内部分孤独症康复机构已经开展了很多针对自闭症的治疗方法,并且有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但现实终归是残酷的。

有些自闭症患者可以通过康复训练掌握一定语言能力、生活技能、学习技能、社交能力等等,能够独立生存,甚至部分自闭症患儿在学龄后可以到普通的小学接受教育。

但学龄前的自闭症患儿,只能在家庭、特殊教育学校、医疗机构等等地方学习和训练,甚至很大部分的自闭症患儿哪怕到了学龄期,依旧难以离开特殊教育学校。

像上面小朋友那样,能够被医生建议到普通幼儿园就读的孩子已经属于幸运的。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往往不是重量本身,而是压力累积到最后,真的无力承担了,最后的稻草只是成为了引爆点,所以小朋友依旧不幸,只是这个不幸,与社会脱不开干系。

自闭症患儿需要专业的治疗,普通人可能没有办法给他们有效的帮助,但我们可以尽可能的给自闭症患儿多一些宽容,多一些理解,遇到问题多一点耐心去了解真相,也许有些悲剧就不会发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