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与自闭儿子:共同面对被嘲笑的故事

妈妈与自闭儿子:共同面对被嘲笑的故事插图-西米麦田

经过七年的介入,石子妈妈所经历的痛苦与美好,让她特别能够理解,也特别愿意帮助更多的父母成长。

三年级的儿子,最近遇到了麻烦,他的作文不好,华丽的辞藻却离题,30分的作文,往往只能拿到十几分,最近几次考试都是反复离题。

第一次分析试卷时,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了他的论文。全班都笑了。

老师没有说他的名字,但儿子当然认得是自己的名字,他的哭声淹没了全班的笑声。后来我们又去找老师,老师说我没念名字,也没说谁写的,孩子哭了却暴露了......

然后是第二篇作文,第三篇作文……儿子回来对我说:妈妈,我忍住了。但我知道这个孩子内心很挣扎,他有巨大的愤怒,但是面对那些嘲笑他的人,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通过这件事,我不禁回想起以前在学校被人嘲笑的经历。

我上初中的时候,我的数学老师是一位马来西亚老太太,口音很重。每次她一说我的名字,观众就哄堂大笑。那时候我也很苦恼。我经常想,为什么我是那个被嘲笑的人?

在这种思想中,孩子的身影和我的身影逐渐重叠。

十几岁的女孩喜欢挽回面子,我不禁想:她们为什么嘲笑我?为什么我这么伤心?

那是因为我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再糟糕不过了。我感到孤独,甚至有人在我身边讲笑话,我觉得他们在背后嘲笑我,然后我非常小心地生活,害怕再次被嘲笑。

长大后,我发现被人嘲笑的事情在生活中随处可见。那些嘲笑我的同学只是因为他们想和周围的人站在同一条线上,他们想表现得很合群,有一种群体安全感。但这真的有趣吗?那一刻没有人在意。

“如果每个人都笑,而我不笑,我会是那个特别的人吗?”如果每个人都笑,我也笑,那么我们就可以互相认同”,“你觉得这很有趣,对吧?”,每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的认同,这会让他们的群体更加稳定,被孤立的人就会成为被嘲笑的对象。

后来进入职场,经常遇到一起工作的人贬低另一个人。每个人都说他是个坏人,所以我们都有一种认同感和社区意识。

回到我儿子身边,继续生活就是要靠自己,是要提升你的身份,知道你不是他们说的那样。如果你清楚地了解别人伤害你能得到什么,你就会更容易继续前进。

被孤立或被嘲笑后,人会出现紧张的情绪,缺乏安全感会让我们身心都处于紧张状态,会产生焦虑、抑郁的应激状态,身体随时准备迎接攻击,内分泌紊乱,严重的会出现一些低烧、长痘、发肥等状态。

突破这一桎梏的能力是,就是认同自己,有勇气面对那些伤害你的人。“我不觉得这很有趣,请尊重我?”作为他的母亲,我会找机会继续和我儿子的班主任讨论这个问题,和他一起面对这个话题。为什么不看优秀的作文,却一定要看我们孩子的跑题作文呢?

当我被人嘲笑后的名字,是真的要改名字了。我告诉老师我改了名字,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了,并告诉大家不要嘲笑别人的名字。

同样重要的是,让孩子知道一切都会固定的,没有永久的障碍。通过这件事,我也想告诉孩子,在我们很小的时候,我们不自觉地生活在别人的认可中,可是我们的安全感是如此脆弱吗?安全需要建立在“我们是一样的”的基础上吗?

清醒是最伟大的一种,勇气是无敌的武器。我希望儿子能打开心中的礼盒,过自己的生活。

- END -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西米麦田立场。 所有内容均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发送邮件,我们将尽快处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