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闭症孩子的融合教育,认真的星妈让孩子顺利融入幼儿园插图-西米麦田

有一位孩子叫亮亮,很有意思,妈妈呢,对儿子相当用心,是我见过的最认真努力的妈妈。以下就把亮亮和妈妈的自闭症康复融合教育点滴分享给各位家长。

初与亮亮交流

亮亮(化名)刚来的时候三岁半,PEP测评为中度,有一定的发音能力,能模仿着说话但是不可控,只有当他认为想说的时候才会张嘴。最开始见到我,他就一直哭,一直喊妈妈,或许是害怕我这个男性治疗师,也可能是不适应这个陌生的环境,也许是因为妈妈不在身旁,只身与我独处也有一些焦虑。

于是就我让他在屋内自由活动,但基本上观察不出他对什么感兴趣。我拿出了零食,他对零食提不起任何兴趣,就是单纯的哭,想找妈妈,想离开这里,逃避一切。

就这样,哭了三天之后,无意中我发现,他对一部玩具手机感兴趣。他拿着手机装作打电话的样子,哭着说妈妈在上班。于是我找到了机会,我们就从这里开始了。

孩子的父亲踏实少言,母亲是平日教养的主力,母亲干练而平静,谈及在康复训练中的事情时,她都明白,因为她之前带着亮亮在其他机构做过康复训练。

我对亮亮妈妈说,由于我是男性治疗师,体格和相貌不像女性治疗师那样柔和,孩子或许会适应不良,会有接受新治疗师和新环境的适应期。亮亮妈妈对我说,尽管放手去做,不必顾忌。

我们的交流中,聊到了孩子的喜恶,家庭教养方式。亮亮妈妈事无巨细地坦诚相告,对我非常信任,我内心是挺感动的,因为这只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在谈话过程中,亮亮一直紧抱着他的母亲,偶尔会胆怯看我一眼,目光稍纵即逝。

机构学习,家庭强化,回到机构再巩固

天天见面之后,亮亮渐渐不再哭了,慢慢能接受我的互动了,还能按照要求做一些任务,不过这已经过了两个星期了。这段时间我和他的妈妈经常沟通,她几乎每天都会问孩子的表现,问孩子有什么问题需要改进,我也是经常在康复训练中把一项内容的方法和注意事项告诉他的母亲,让她在家里也去训练。

她学得非常快。慢慢地,亮亮后面的学习,就成了一个固定模式。在机构里我负责,然后把方法和注意事项教给他的妈妈。在机构学习,回家妈妈负责实践和强化,并继续学习新内容,然后再见我的时候,我会再考虑巩固一下,并继续教授新内容。这样的干预模式,等于是家庭、机构二者合力,互相泛化、复习,并学习新内容。

一段时间下来,效果非常好,亮亮的康复进度也很快。我们一起学的大部分基础内容都是这么做的,效率很高而且很扎实。这样的话,家长和我基本以接近同步的方式去进行自然态的教育,这样也让家长提升了水平,也让孩子得到了泛化

用积极的态度让孩子适应和接受

亮亮和妈妈是外地来康复的,就住在我们的机构中,所以和我见面的机会非常多。每次,只要他们母子俩遇到我,妈妈都会拍拍孩子,指着我说:“看看那是谁呀?老师长得多帅啊!”或者说“老师手里拿着什么啊?好不好玩?”、“看!老师要去上课了,快给老师说再见!”如果发现我穿了件新衣服,还会给亮亮说,“看呀!老师穿了一件新衣服!真好看!”

只要带着孩子遇到我,就会不吝惜夸赞,全是积极词汇,见到其他相关老师、小朋友也是如此。有一次,我问她这是为什么,她回答说:“为了让孩子对人有个积极正面的印象,让他适应和接受更快些。”

之后,在做视觉记忆训练的时候,亮亮刚开始并不太理解,不明白我想让他做什么,于是开始用语言提示他刚才看到的,几次之后就明白了,不会再出错误。随着干扰项越来越多,需要拿取的越来越多,孩子在每一次完成有难度的挑战时看到我鼓舞和赞许的表情都会相视一笑,当我在看到他完成任务看向我,想得到反馈并对我微笑,此时觉得他真的和以前那个对人对情感反应迟钝的他不再一样了。尽管理性告诉我这可能是建立的习惯性反馈,但看到他那小期待的眼神,我内心还是有些感动的。

看过了几乎所有自闭症相关的书

我也住在机构提供的住所里,有一天晚上去洗漱,看到公共餐厅的灯亮着,里面有个熟悉的身影,仔细一看,是亮亮妈妈。都晚上十一点了,很好奇她在做什么,于是我就走了过去,发现她在看书。她的孩子在晚上八点多会准时睡觉,她九点以前会做完一切家务,九点准时坐在餐厅里看书到十一点,不在屋里是因为怕开灯影响孩子睡觉。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真的每天如此。因为孩子,我们经常交流,聊关于孩子的教育方法以及现在教育的情况,也会谈一些心理学现象相关的问题,可以说她的见解比一般的特教教师要深刻多,见识也要广得多,从谈话中我了解到,她几乎把市面上能见到的关于自闭症的书几乎都看过了,只要有好的讲座就会去听。

我工作时间也有几年了,但她是我见过最努力的家长了,不但把家务安排得井井有条,让孩子的膳食搭配非常合理、作息规律、衣着整洁、所有学习和复习时间安排得有条不紊,孩子很少生病,从来都是整洁而讨人喜爱。

离开的时候,她哭了

我和亮亮的相处时间不算太长,只有不到半年。对于他,我真的是绞尽脑汁,从刚开始的不配合一直到看着我的表情会报以笑容,从对我丝毫不关注到和我目光的反馈频率达到很高。他会在犯错误的时候试探着看着我,看我是否会扮成大老虎去嚎叫,在努力完成任务的时候会期待我的赞赏。当然有时也会故意犯一些错误耍我一下,看看我的反应。经常在休息时会和我一起秀表情,比如摆一个萌萌的笑脸,或是想要拥抱,尤其是想到一开始根本不愿看到我到现在能拉着我胳膊踩着腿往上爬,从刚开始听到他嚎啕大哭烦得很到后来真的欣赏他的学习能力,觉得这个小家伙的一颦一笑都让我有些挂念。

随着进步,亮亮也在升班,之后进入了一个能力普遍比较好的班级里,那个班的代课老师不觉得他有多好,甚至听说他两个月后要去幼儿园融合都觉得不可能,但是考虑到他最初的状况,这已经是相当不错的进步了。

当然,这一切的一切,都离不开他的妈妈。有时候我自己也在想,我们的工作的一个可贵之处,就在于我们能够最直观感受到亲情,特别是母爱。每一个妈妈都深爱着自己的孩子,不论他的孩子是什么样子。

最后,在她们要离开的时候,有一次和我们一块吃饭,亮亮的妈妈哭了,她说自己其实压力挺大的,因为患上自闭症其实是一生的问题,整个家庭未来一定会遇到更多更难需要去克服的困难……

最近一次联系,亮亮妈妈告诉我亮亮已经开始上幼儿园了,据说表现还不错。希望他能有一个不错的人生,也非常希望他们全家都能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