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闭症的人对感情的态度,揭开自闭症孩子的同情心之谜插图-西米麦田

长久以来,对自闭症者一个刻板的印象是他们缺乏同情心和无法理解情感。很多自闭症并没有以普通人认同的方式去表达他们的情感。但是,关于自闭症者普遍缺乏同情心和不会识别情绪的观念是错误的。这种观念扭曲我们对他们的看法,并很可能会延误有效的治疗。

在我们研究社交和情感技能的过程中,参与我们研究的一些自闭症志愿者及其家人告诉我们自闭症者的确具有同情心。许多人表示,他们有时会跟普通人表现出同样的,甚至更为强烈的同情心。例如,我们的一位志愿者详细描述了他在一个家庭葬礼上对他妹妹的悲痛表现出的强烈同情。

然而,我们的一些自闭症志愿者也认同他们难以表达情绪和同情心。我们并不急于用每个自闭症都不一样的说法来解释这种差异。我们想了解为什么会存在这种差异,而不仅仅能识别它。

于是我们研究了自闭症和述障碍(一种理解和识别自己的情绪障碍)之间的重叠。有严重述情障碍(我们用问卷作出评估)的人可能认为到他们正处在一种情绪之中,但却不能确定它到底哪一种情绪。它们可能是悲伤、愤怒、焦虑,或者只是有些情绪激动。有述情障碍的人约占人口比例的10%,但在自闭症者中却占50%。

愤怒的无知

人们很容易相信自闭症在某种程度上导致了述情障碍,但值得提醒的是,你可能有自闭症,但却没有述情障碍,反之亦然。另外,即使述情障碍在自闭症中所占比例较大,它也同样高发于有饮食失调、抑郁症、滥用药物、精神分裂症以及其他许多精神疾患和神经系统疾病的人群中。

因此述情障碍可以解释为什么有的自闭症者难以理解情感,而有的没有?也许是述情障碍,而不是自闭症,导致了我们从一些研究的参与者那里听到他们难以理解情感,这就是人们为何误认为每个自闭症者都有这种困难。

为了找到答案,我们测试了四组人群对他人痛苦的表现。这些人群分别是:兼有自闭症和述情障碍的人;有自闭症但却没有述情障碍的人;有述情障碍但没有自闭症的人;没有自闭症和述情障碍的人。

我们发现,有自闭症但没有述情障碍的人表现出典型的同情心,而有述情障碍的人(无论他们是否有自闭症)则没有太多同情的表现。因此,自闭症与缺乏同情心无关,但却与述情障碍有关。

虽然有述情障碍的人仍可能在乎别人的感受。但是由于无法识别和理解的愤怒,可能使其难以对愤怒表现出共情的反应。但是有述情障碍的人却懂得,愤怒是一种消极的状态,因此会受到处于这种状态下的人的影响。事实上,在我们去年进行的一项独立的测试中,有述情障碍的人在目睹他人的痛苦时比没有述情障碍的人表现更加痛苦。

面对情绪

自闭症与识别他人的情绪的情绪障碍有关。虽然这种特质几乎被普遍认为是自闭症的一部分,却几乎没有科学证据来支持这种观点。

在2013年,我们测试了述障碍、自闭症、两者兼有或两者都没有的人从面部表情上去识别情绪的能力。我们再次发现,述情障碍与情绪识别问题有关,但却与自闭症无关。在2012年的研究中,伦敦大学金史密斯学院的研究人员在使用的声音而非面部表情去识别情绪的测试中,也发现了完全相同的结果。

识别面部的某一情绪部分取决于从观察眼睛和嘴巴上得到的信息,自闭症者往往避免与他人的目光接触,这可能让他们难以观察情绪。

但我们同样也想知道:到底是谁导致了躲避目光接触,是自闭症,还是述情障碍?我们为上述的相同四组人放映了电影,并利用眼动跟踪技术来分析每个人在电影中观看些什么。

我们发现自闭症者(不论是否有述情障碍)比人没有自闭症的人花了更少的时间去观察人的面孔。但是,当有自闭症却没有述情障碍的人观察面孔的时候,他们扫视眼睛和嘴巴的方式类似于那些没有自闭症的人。

相比之下,尽管有述障碍的人(无论其有无自闭症)观看面孔的时间跟常人一样,但却以交替的方式扫视眼睛和嘴巴,这种交替的模式可能是他们难以识别情绪的原因。

情绪救援

我们认为这些结果反驳了那种认为自闭症损害情感识别的理论。如果人们认为自闭症者缺乏同情心,他们在半数情况下都会是错误的(因为只有一半自闭症者有述情障碍)。这种假设不仅是不公平的,而且也是有害的。

更重要的是,我们的研究表明,我们迫切需要工具去帮助那些兼有自闭症和述情障碍的人认识自己和他人的情绪。同时,没有述情障碍的自闭症者也应该利用自己在情绪识别方面的优势去降低与自闭症有关的社交困难。

与此同时,述情障碍并不排除行为上亲社会和道德规范的举动。事实上,我们的一项研究表明自闭症者正是这样。尽管那些有述情障碍却没有自闭症的人认为说伤害别人的话是可以接受的,兼有自闭症和述情障碍的人却不这样认为。我们认为,自闭症者使用了其他信息(如社会规则)去判断是否他们所说的话会对他人造成伤害,而不是依靠他们自己对情绪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