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伯格了解吗?韦东奕是不是天才

这几天有一位相貌“过于”普通、且“过于”平淡的大神级北大数学天才刷屏了。

瞧瞧,这就是咱们的数学大神。

他有多普通?在北大校园内,手提一瓶矿泉水、三个馒头,让人认为他是学生,结果是北大助理教授。

他有多平淡?面对镜头,镇定自若,表情单一,话语不多,表现如此纯粹,但简单谈起自己的专业和经历,结果是真正的数学大神。

于是各种推测、各种惊艳的目光充满网络,更有好事者,直接给出了“诊断”。

这几天接到不少“好事者”和“专家”的电话和留言:

郭博,您认为这个数学神童是(孤独症)谱系吗?

教授,您难道不认为这个数学天才是阿斯吗?(注:AS,即阿斯伯格综合征中的一种)

“专家们”通过网络上的视频给出了有力证据。

“您看看他的视频,几乎全部符合谱系特征,完全就是阿斯的特征”:

(1)不擅长社交、表达;

(2)说话时眼睛不看人;

(3)语调很平淡;

(4)兴趣狭窄(只爱好数学);

(5)……

这不是AS,是什么?

且慢,朋友们,谱系可不是一个大筐,什么都可以筐进去哈。

看看这位数学大神,那可爱的社交性微笑,拿数学大奖拿到手软,表现的超高智商,有回合的谈话。不爱社交或者没有时间社交,与谱系孩子的社交障碍有本质区别。

那这位网红数学大神是谱系吗?别想多了,看到特别的天才就想着是谱系,想着是AS,往往没有意义。社会不需要标签,只需要更多的支持与包容。

孤独症谱系障碍(ASD)是孤独症、阿斯伯格、童年瓦解症和未分类发育障碍的统称,从功能来分的话,可以为分一、二、三级,即高、中、低功能,不同功能分类需要的支持程度不同,见下表:

阿斯伯格了解吗?韦东奕是不是天才插图-西米麦田

在DSM-V中,AS并没有单列了。如果一定要细分,AS还是有其特定的表现。

值得注意的是,AS虽然在语言和言语方面表现与典型孤独症有很大不同,在AS的定义中并没有此领域的显著的功能障碍,但其语言沟通方面一样存在质的缺陷,呈现三个特点:

①虽然AS的词态变化和语调并不像孤独症那样单调和刻板,但言语的韵律性差,在事实的申述,幽默的评论中往往缺乏抑扬顿挫;

②言语经常是离题和带偶然性的,给人一种松散和缺乏内在联系和连贯性的感觉。虽然在某些个案中这个症状可能提示某种思维障碍,但更经常的是这种言语中缺乏连贯性和交互性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交谈模式的结果(例如,缺乏感情的有关于名字,数字的长篇的独白),不能提供评论的背景资料,不能清楚界定话题的变化,不能制止说出内心的想法;

③ AS交流方式的最典型特征是冗长的表达方式,有部分作者认为这是这种障碍区别于其他的最明显的特征。AS者会就他们感兴趣的话题不停地讲,完全不理会听众是否有兴趣或是否在听,是否想插话或是否想换一个话题。虽然说了许多,但通常得不出什么论点。对话的另一方可能尝试就事件的内容或逻辑作探讨,或是与相关的题目相联系,但通常是不会成功的。虽然这些所有的表现都可能可以用语言实用技能方面的重大缺陷或(和)缺乏对他人期望的洞察力或意识来解释,但我们仍需以发展的眼光来理解这一现象,以利于患者的社会适应技能的训练。

另外,AS存在局限的,重复的,固定模式的行为,兴趣和活动。在AS中最常观察到的是对局限兴趣的全神投入。对一些不寻常而十分局限的题目十分投入的这一表现。他们对所感兴趣的题目积累了大量事实知识,而且经常在第一次与他人的社会交往中就显示这些事实。

在其它心理特征方面,具有 AS 的儿童经常偏离任务,容易呈现学业困难,为内部的刺激所分散注意力,非常没有条理,难于将注意集中在课堂活动上(通常是不是注意本身有问题,而是其注意的重点是古怪的,具有 AS 个体不能理解什么是有关的事物,因此其注意集中在一些无关刺激上);具有 AS 的儿童倾向于退回其复杂的内心世界,其强度甚于典型的白日梦,并难于在团体情境中学习。

不过,孤独症谱系里确实有5-10%的具有“孤岛智慧”,也称“学者综合征”(Savant-Syndrome),是指一些特定群体存在认知障碍,但在某一方面,如对某种艺术或学术,却有超乎常人的能力的人。他们的IQ大部分低于70,但在一些特殊测试中却远胜于常人,故俗称为“白痴天才”(Idiot Savant)。他们的天赋有多种不同的形式,比如有演奏乐器、绘画、记忆、计算及日历运算等能力,好莱坞影片《雨人》的原型、患有孤独症的“天才”金·皮克就是一名学者症候群患者,皮克有“超级天才”之称,在历史、文学、地理、数字、体育、音乐等15个不同领域有着超凡天赋,与此同时,他在其他一些领域则显著低能,比如在自己家里找不到抽屉、不会穿衣服、交流上也存在障碍等。

从以上可以判断,这位数学天才韦神可不是AS。

对于这样网红级的数学天才,他的纯朴、纯粹可以照亮普通人的心灵,他的才华可以为国家、为人类做出贡献。有网友评价说,这样的网红真的是越多越好,这样的人才请给我们国家多来几打,是民族之幸,也是人类之幸!

我非常同意这种说法。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西米麦田立场。所有内容均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发送邮件,我们将尽快处理。 转载声明:若需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并附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