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妈自述:我是如何带自闭症孩子上普校的?

发布时间:2023-05-11 分类:自闭症专题 浏览量:105

星妈自述:我是如何带自闭症孩子上普校的?插图-西米明天

7年前,方茗刚怀孕时很高兴。怀胎十月,临生产了,医生判断可能会难产,所以孩子最终是剖腹产出生的。从此有了一个新身份,星宇妈妈。

到星宇两岁多时,妈妈发现星宇很少有这样的表达,但也没看出他有什么其它异常。等他快到三岁时发现星宇的表达能力好像比同龄小朋友要差很多。

那时,方茗感觉这个孩子有点难带,家里老人则说,“贵人语迟”。方茗自己也没往坏处想。

由于两方家庭都没出现过自闭症,方茗还是不太相信孩子会是自闭症。

又过一段时间后,还是觉得星宇和同龄孩子的能力表现差距大,就带他去医院做了检查。结果是,星宇被确诊为自闭症了。

当时方茗和家人不太能接受这个结果,又带星宇去了北京其他医院。

让她更崩溃的是诊断结果一样。

由于星宇的症状不是特别严重,方茗找了家附近一所幼儿园。入园前没跟老师讲星宇的情况,结果,去幼儿园的第一天,他就被幼儿园婉言劝退了。

又重新去找其他幼儿园,并主动跟老师说明情况。但问了至少三家幼儿园,老师都委婉拒绝了。

看到星宇上幼儿园困难重重时,于是,方茗便决定给他找一家康复机构。

从刚去时的哭闹、坐不住、到处乱跑,到在康复机构里,有时上半天课,有时上全天课;从早到晚都要陪他上课,半小时换一个教室,不断强化他能力中的弱项。所以,方茗干脆辞掉了工作。

这个过程中,星宇逐渐在进步,慢慢从一对一课程,变成两人小组课、三人小组课、五人小组课。

老师也建议给孩子一个正常的生活环境,半天去正常幼儿园,半天来机构进行干预训练。

几经辗转,了解有一家做融合教育的幼儿园,可以接收孤独症儿童。

刚去时像第一次上幼儿园一样,星宇会自己开门走出教室闲逛;一个游戏没玩够会大哭;吼叫,甚至打人,哄半个小时都哄不好。

好在幼儿园的特教老师很专业,孩子出现某些行为时,他们懂得应该在当时还是事后用哪种方式去处理孩子会比较快接受。

也就是去年,星宇进幼儿园正常大班后,妈妈感觉人生一下子进入了新阶段,又重新找工作回到职场了。

而在陪伴星宇康复干预的时间里,父母的心态也变得很平和了。他们没有非要星宇发展到正常孩子的平均水平,或者学业上要达到什么高度。妈妈想的一个比较理想的状态是,他按照他的速度向前发展,父母倾尽自己能够提供的支持,让他达到他最好的状态。

作为家长,方茗和其他众多星爸星妈一样,最大的期望是,全社会能更多地关注孤独症问题,能给孤独症孩子提供更多好的教育和各种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