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确诊自闭症了,却教会我如何做好一个母亲插图-西米麦田

儿子在去年夏天被诊断出患有自闭症,但其实自闭症并不像一般人口中说的那样可怕,不幸的是,一般人对自闭症的不了解,让自闭症经常被误解。

常常听到旁人说的孩子看起来不像是自闭症,但他背后努力的样子却没人看见,其实,自闭症是终身的,没有所谓的完全治愈,即使我的孩子经过干预之后可以看起来像个“正常”的孩子,但那仅仅只是表面,现今社会最需要改变的其实是对自闭症的认知。

今天,我想分享我的儿子教会我如何做好一个母亲及如何去看待事情美好的一面,我非常地感谢他。

以下是我的儿子今年教会我的五件事:

1、丢掉与其他孩子比较的标准

父母总是心急地让孩子不断地往前奔跑,不断地期望孩子可以达到什么样的程度来完成父母心中的期望,但其实我们并不急于成为那样的父母,我的儿子教会我细细品尝他每一个成长的瞬间,每当孩子又突破自己的时候,我们都会为他庆祝,这样的表现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他的人生是属于他自己的旅程,我只是他这趟旅程里的旅伴,而他是他自己的主人。

2、言语不是唯一的沟通方式

成人的世界,总是急急忙忙,有时候我们不会为了孩子放下脚步并进入他们的事情,对于有语言障碍的孩子,我需要学会倾听,我们的孩子有时候可能会要求父母陪他们一起玩,或者想拉著我们陪在他的身边,或者想窝在我们的床上与我们一起入睡,他们用他们的语言方式与我们交流,有时候他们会露出希望我们能倾听他的眼神,其实孩子整天与成年人沟通一定很累,当我们放下脚步,试著理解孩子并进入他们的世界时,会惊讶地发现,孩子能够透过他们自己的沟通方式传达他们想表达的事物。

3自闭症不代表孩子(或成年人)

会陷入“自己的小世界”。自闭症患者并没有离开过“我们的世界”。实际上,许多自闭症患者可以听到别人耳朵过滤掉的声音,他们可以看到别人的眼睛看到被忽视的细节,当他们触摸身体他们可以感受到所有的纹理。我从我孩子的治疗师那里明白了这一点,我们不要求他进入“我们的世界”,而是我们要试著去理解他眼中所看到的世界,我们生活在同一个环境下,但如果没有他,我将失去对这个世界有更详细了解的可能。

4、关于自我刺激行为,不代表他们不正常

当自闭症患者在某种情况下变得不舒服时,他们可能会哼哼的声音或摇晃身体,这样的行为其实就与一般人会在紧张的时候咬指甲或旋转头发一样。有些孩子患有自闭症的孩子可能会在兴奋的时候拍手,只是,一般人因为紧张而咬指甲被视为是正常的表现,但自闭症儿童如果因为紧张而哼哼唱唱却被视为怪异,这点对他们来说是不公平的,还有一个关于自闭症的最大误解是,自闭症患者不能感受到其他人所表现出来的全部情绪,但实际上是相反的,我的孩子对感受情绪比任何人都还来得深刻与敏感,只是他情感的表达方式与一般人有所不同。

5、负面的情绪已融入我们的语言中

成人的语言中已经自然地融入了负面的情绪 ,且习惯于消极的表达方法,比如,又下雨了,好讨厌!然后转身抱怨,抱怨成为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一种习惯。在与旁人谈到自闭症的时候,我常常听到“他无法做到__、他不能说__、他沉迷于__”等等。

我的孩子教会我重新看待“上课”,因为艺术对他很重要,他非常专注于他的绘画,他并不落后于同年龄的其他孩子,他只是按照自己的节奏发展。此外,在与孩子沟通时,他会努力尝试去吃他不愿意吃的蔬菜,并没有抱怨,这样的情况,也教会了我不抱怨且看到正向的那一面。现在我学会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看待每一件事情,比如,下雨了,我会说感谢雨天让我拥有一杯咖啡的空闲时间。

很多人对自闭症避而不谈,甚至有些家长会认为孩子被医生误诊了自闭症,但逃避事实只会让我们离事实更远,我的孩子在紧张的时候仍然会哼唱,开心的时候仍然会拍手,他仍然会逃避与人眼人交流,仍然有社交障碍,但我还是不会逃避面对自闭症的各种问题,与一般人谈论自闭症,不是要求旁人要“了解”我的孩子,我只是想为孩子创造一个能接受他的世界,我的孩子可能与众不同,但他是我认识所有男孩子中,最可爱的那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