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飞进天空》,重度自闭症患者的内心世界插图-西米麦田

也许有人认为自闭症患者很奇怪,甚至有点偏执的恐怖,家长和社会总是无法理解,即使医学上解释孩子的这些行为都是自闭症的临床表现,我们需要去适当接纳和引导。但每次一遇到这些行为,很多父母还是容易一昧埋怨和斥责自闭症孩子们,这个社会依旧还是容易以异样的眼光看待这些特殊的儿童们。

在《我想飞进天空》中,作者以问答的形式,向人们详细讲述了自闭症儿童的内心世界。而这本书的作者是一个日本男孩东田直树,他是一个重度自闭症患者,他虽然很难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但是能够通过字母键盘,慢慢拼凑出心中真正想表达的话,解答了许多人对于自闭儿的疑惑,今天让小编带着你们一起看一下。

为什么你说话的时候不跟别人进行眼神交流?

对我来说,跟交谈对象进行眼神交流感觉有点不自在,所以我倾向于避免眼神接触,但是我们会尝试动用所有感官,揣摩对方在说什么。

为什么你会因为一点小错就小题大做呢?

对我来说,控制情绪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一旦我犯了一个错,犯错这件事本身就会像海啸般向我袭来。有那么一瞬,我被淹没了,不知该如何做出反应,为了逃脱,我会做出任何行为,哭闹、喊叫,或是扔东西,甚至是动手打人。

为什么别人告诉你的事情,你不能立即去做?

有的时候即便是我想做和必须要做的事情,我也做不了。这并不意味着我不想做。我就是没有办法协调身体每个部分,即便是做一些很简单的工作,我也不能像你们那有流畅地进行。下面就是我要做事情时候的流程。

我要思考一下自己要做的事情。

想象一下自己怎么做。

鼓励自己放手去做。

别人对你提问时,为什么你要重复他的问题?

重复问题其实是一种整理思绪、理解提问人问题的方法,我们能够理解问题,但要等到我们从脑海中找到正确的“记忆图像”之后,我们才能回答问题。首先我得先“扫描”一遍记忆,找到跟眼下问题最相关的信息,然后再回忆当时是怎么说的。如果我足够幸运,歪打正着能找到可用经验则万事大吉;如果不走运的话,我就会陷入最开始的那种无力感、无法回答别人提出的问题。无论我多么努力地去抑制、那些奇怪的声音仍会脱口而出(重复对方的问题)。

为什么你的表情那么有限?

我对“有趣”或“好笑”的认知跟你们有所不同。更重要的是,我们每天都有一大堆难题要解决,有的时候绝望到根本笑不出来。此外,如果我们感到惊讶、紧张或难堪的时候,我们就会僵住,根本无法表露任何的情绪。批评、挑衅、戏弄或让人们出丑,并不会让我们大笑。能让我们从心底自发流露出笑容的是看到美好的事物,或者想起之前某件好笑的事。这一般都发生在我们自己待着的时候。晚上,我们一个人的时候就可能在被窝里突然放声大笑,或者在一间空屋子里也会狂笑起来,当我们不需要去考虑其他人或其他事的时候,我们就会做回真我,表露出最真实的表情。

患有自闭症最糟糕的事情是什么?

每当我们做错事的时候,我们就会被斥责或被嘲笑,而我们却连道歉都做不到,最后只能憎恶自己,对生活感到绝望,不断地陷入恶性循环。我们有的时候也会想,为什么要生而为人,来到这个世界上苦苦挣扎。我请求你们,那些整天跟我们待在一起的人,不要因为我们而感到有压力。当你们有压力的时候,我们会觉得你们在否定我们人生中可能的所有价值——而这也掐断了我们继续迎难而上的念头。对我们而言,最大的折磨就是看到自己为别人带来了这么多的痛苦。我们可以很好地应对自身的困难,但是我们难以忍受自己的存在成了别人的负担。

书中的58个问答让我们更能理解自闭症的世界,其实自闭症儿童能够意识到自己有些行为跟别人不一样,但却没办法控制,他们只是思维方式和我们不一样,大脑不能指挥身体的协调运作,他们只是表达功能和身体失灵了,没有办法按寻常人的方式和我们建立联系,但他们内心是拥有丰富的情感,他们也会羞愧,自卑,他们也渴望一份理解和支持。想象一下如果我们丧失了说话和交流的能力,脑海的想法和思想将我们淹没,是否有多难受,让我们试着对自闭症儿童多一份理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