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组过渡中使用声音和视觉信号

所有的过渡都开始于具体而特定的信号,这些信号也表示一个活动的结束,它们既有声音信号,也有视觉信号,比如:用闪烁的灯光或铃声作为口头提示的补充。口头直接指令通常比较简短、精确,并且每天都能保持一致。具有一致性的“开始”和“结束”歌曲对孩子,尤其是那些不理解或没掌握口头表达的孩子来说有着特别的效果。

早期介入丹佛模式(十五):使用声音和视觉信号插图-西米麦田

分配员工在每次过渡中的角色

清晰指定员工在小组过渡中的角色对工作过渡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主要有三个需要分配的角色:发起人、搭桥人、结束人。

早期介入丹佛模式(十五):使用声音和视觉信号插图-1西米麦田
发起人

按照指定的时间,一名工作人员组织发起下一个活动,他第一个走到新的位置,把灯打开,把物品拿出来,摆放家具。发起人的目标就是布置新的活动环境,因此他起着类似磁铁的作用,把做好准备的孩子吸引到新的活动区域。假如下一个活动是中心活动,他就布置一个中心区域,然后当有孩子走进来时他就开始活动。假如下一个活动是小组活动,而且需要所有人出席,那么发起人就播放歌曲,玩手指游戏、气球或采用其他短小的“插曲”来吸引第一个孩子,同时,其他的员工完成上一个活动,并准备过渡到下一个活动中去。这样,“新的”活动就能吸引孩子进行活动地点和用具的独立过渡。

搭桥人

第二名工作人员负责协助孩子结束上一个活动,带他们从原来的活动区过渡到新的活动区。这名工作人员仍然呆在上一个活动区内,只是协助孩子们结束活动并转移到新活动区,引导他们“走过桥梁”,参加新的活动。搭桥人还应帮忙整理材料和协助孩子们结束活动,并过渡到新的活动中。在大部分孩子实现了过渡后,他才跟着来到新的活动区,并担任他在新活动中承担的角色,还要帮助发起人组织孩子参与新的活动,这样孩子们才不会出现等待和闲逛的情况。

结束人

结束人是过渡工作的最后一人。他整理好剩余的物品,关灯,再关闭设备,然后跟随最后离开的孩子来到新的活动区,关闭原来的活动区。现在,原来的活动已经结束,物品也整理好了,所有的工作人员和孩子都准备好参加进行中的新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