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隐藏]

个体过渡计划

如同成人一样,我们经常使用清单、手持设备及计时器之类的计划系统度过每天的生活,并安排每小时需要完成的事情。视觉或物品计划表和过渡策略都服务于一个共同的目的,那就是帮助缺乏内部组织、无法预先计划,以及可能不具备语言能力且难以理解口头指令或说明的儿童。虽然每天一致的日程安排对一些孩子来说已经足以掌握日常活动,并能在不同活动之间独立过渡,然而其他的孩子还需要更多的辅助措施。视觉计划表系统和过渡物品的使用比口头解释或说明更加实在和具体。在需要的情况下可以提供这些媒介。

早期介入丹佛模式(十六):个体过渡计划插图-西米麦田

在我们的小组环境中,孩子参加小组教室活动后的最初几周,都在相应的员工带领下完成过渡。这时不为他们提供独立的道具或帮助。我们的目标是让这个孩子体验活动过渡流程,了解每个新的活动,熟悉活动地点,比如:站或坐在哪里,将发生什么,和谁在一起。每个孩子都会和某位工作人员一起参加活动,他们的比例是1:1。

如果是人数较少的小组活动,那么小组引导老师指导孩子参与小组活动,孩子身后的工作人员可以给予帮助。当新来的孩子无法在活动中更多地参与时,他就离开小组,与其他孩子身边的工作人员一起玩耍。当出现过渡提示后,新来的孩子走向新的活动区。一些孩子通过这种方式了解每天的计划,并能在随后几周内,仅通过小组过渡提示就能预测下一个活动。对这些孩子来说,他们无需成人的个别帮助,只需要一般的过渡支持。这些孩子现在开始就能独立地完成过渡。

对那些培训阶段过后仍然无法预测下一个活动的孩子,我们为他们提供个体视觉和实体环境支持,以促进其独立完成过渡。孩子应拥有独立过渡的书面目标,工作人员应按照本手册先前所述制定相应的教学计划。独立转换的教学步骤包括了行为链教学,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使用提示、消退、模仿和链锁的方法来让孩子们独立完成该行为链的四个步骤:获得辅助支持物,将物品带到新地方,放到应该放的位置,在新地方找到自己的角色。

 

我们知道,如果比较熟悉的工作人员能够为他们提供前后一致的提示和帮助,孩子们就会快速掌握如何使用过渡支持物。如前所述,在小组过渡中,不经由跳跃式过渡,则无法达到针对每个孩子的相应注意力水平。某些情况下,对某些特定的孩子来说,每天仅在一两次过渡中使用过渡支持物比较合适。需要考虑到单个儿童的目的、需求和能力,以及小组动态变化情况和可用工作人员等因素,才能决定诸如“参与人和活动时间”之类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