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隐藏]

个体常规活动

同样,需要独立制定每名儿童的日常活动常规,以适应一对一教学、职业治疗(OT)、言语—语言治疗,以及其他小组、大群体和个体活动。一旦小组结构为年幼孤独症儿童提供了每日活动的基本框架,为了有助于学习,小组计划中应包含多个(上百个)个体教学环节。制定个体活动计划有很多选择,因为每天会有很多时间段。员工能够提供的个体指导是需要考虑的一个变量,儿童的个人经历是需要考虑的另一个变量。在制定计划时还需考虑每名儿童的个人日程安排。活动顺序和地点对单个儿童来说是否合适?是否定期安排时间让儿童可以不遵循指导自由玩耍?儿童是否可以在同一天和多个不同的人发生互动?我们希望每名儿童的日常体验顺序有助于提高儿童的注意力和参与度。

早期介入丹佛模式(六):个体常规活动插图-西米麦田

举个例子,凯文目前的目标是掌握穿衣和脱衣能力,这样他就能在玩水活动中自己换衣服。他需要一对一教学,这个活动需要大量的成人帮助,这在玩水活动前后都必不可少。他喜欢玩水活动,这项活动很适合物品模仿的练习。但是,为了让凯文的穿衣计划和员工时间安排一致,他得最后参与玩水活动,最早结束玩水活动,因而他玩水的时间少于10分钟,不够他练习模仿能力,也不足以达到与同龄人互动的目标,更缺少自由活动的时间,另外他还不喜欢每天早起,换衣服带来的干扰也让他心情烦躁。接下来是他的言语治疗课程活动,由于言语—语言治疗师安排了日程,所以无法更改课程的时间。然而,前面安排的是点心活动,而他并不酷爱食物。在他完成个人独立吃饭的目标后,他并不想吃更多的东西。指导教师决定让凯文第一个洗手,然后去餐桌,而不是最后一个,因为他需要帮助,这种情况以前也经常发生。同时,他也是第一个离开餐桌,转到穿衣椅或玩水活动的孩子。现在,他已能穿好衣服,第一个到玩水桌子旁。因而,他有了两倍的玩水时间。这次安排变动之后,他可以毫不费力地在活动之间过渡。

就儿童个体来说,凯文原来的日程安排部分不符合他的需求和偏好。因为在这三个活动中他都需要得到一对一的帮助,所以改变他的个人计划就需要改变员工计划。然而,这样的变动可使凯文全身心地参与到玩水活动和言语治疗中去。通过从个体儿童的角度有意识地评估日常计划,我们可以找出与孩子参与活动及课程学习冲突的环节,并寻找改善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