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语沟通能力的发展(四):自发性发音特定的意义

自发性发音特定的意义
一旦儿童学会了将肢体动作和有意发音结合起来进行沟通,成人就需要尝试着将这些发音转变成词语,在回应孩子时,开始示范简单的词语。该技能涉及在互动过程中,使用符合情境的真正词语,对孩子自发的发音做出反应,并且与孩子发音的音素模式相匹配。

比如,杰森说话的时候发出了多音节,该多音节包含辅音和元音,以及类似讲话的语调。在语音游戏中,当杰森含混不清地发出了“zaza”这个多音节时,杰森的治疗师劳里立刻将这个发音融入“zoom zoom”当中,通过生动有趣的汽车运动来对杰森发出的多音节进行强化。然后劳里会停在汽车旁边,有所期待地望着杰森。劳里问杰森:“是zoom,zoom?”等待着杰森发出“zaza”这个多音节,接下来继续开动小汽车。如果杰森无法发出“zaza”的音,那么劳里会进行示范,对杰森发出“zaza”音,等待杰森再次发出“zaza”音。采取该步骤以后,无论杰森是否发出“zaza”音,劳里会继续将活动进行下去。通过这种方式,劳里将“zaza”和“zoom,zoom”匹配起来,并将杰森的自发性发声赋予了与“zoom,zoom”和汽车游戏相关的意义。

模仿性发音特定的意义口语沟通能力的发展(四):自发性发音特定的意义插图-西米麦田
在利用儿童模仿性发音时,将会出现同样的流程。在ESDM中,发声模仿是共同活动中极具意义的部分。为了增加模仿的语义功能,成人需要选择与活动关键词相符的示范来让孩子模仿。该方法与上面所举的吉尔和莫莉例子类似,但是该方法的目标是增加儿童发声的意义,而不是塑造儿童的发声。下面举个例子。

治疗师黛安已经教会了凯瑞通过模仿“ba”这个发音来表示想要得到气球和肥皂泡。室内活动中,熊安给凯瑞一个肥皂泡瓶,然后发出“bubbles(泡泡)、bubbles”的声音,不过声音的重点在“bubbles”的第一个音节上,然后满怀期待地看着凯瑞,并举起肥皂泡瓶。凯瑞没有发出“ba”这个音节,因此黛安把“bubbles”变成了“ba”。凯瑞发出了“ba”这个音节,黛安在将装有肥皂泡的瓶子交给凯瑞的时候,立即将“ba”这个音节转换成“ba-bubbles”。然后凯瑞将肥皂泡瓶还给黛安,要求黛安打开肥皂泡瓶,接着黛安发出了“help(帮帮)”这个词语,期待着凯瑞能够模仿这个词语。凯瑞刚开始发出一个“ha”,黛安便做出反应,对凯瑞说:“帮帮,当然,我会帮你的。”接着黛安打开肥皂泡瓶,将吹肥皂泡的棒棒放到肥皂泡液中,然后拿出来准备吹肥皂泡。“想要吹肥皂泡吗,凯瑞?”黛安问凯瑞,此时凯瑞发出“ba”,黛安听到“ba”后,接着说:“blow(吹)。”然后吹出一长串的肥皂泡。凯瑞立刻跑向飞舞的肥皂泡当中,黛安便开始和凯瑞在肥皂泡中玩游戏,用手指去戳破肥皂泡。当黛安用手指戳破肥皂泡的时候,黛安会对凯瑞说:“pop,pop。”凯瑞会发出“ba”,然后用手指戳破肥皂泡,此时黛安会对凯瑞说:“bubble,pop,bubbles。”

在这个例子当中,我们看到,儿童的模仿通常受制于其目标,同时我们也看到,成人对目标词语的不断重复能够与儿童发音的音素模式相匹配。成人通过动作和对儿童的发音进行反应,让儿童模仿的声音融入了特定的意义。

早期介入丹佛模式(ESDM)中,成人和儿童在共同活动中进行交流,因此对于儿童而言,交流总存在某种功能和意义。当孩子面对目标物品或活动出现自发性发音的时候,当孩子在目标物品或活动未出现而提出要求的时候,以及当我们口头叙述物品或活动而孩子能够按照自己清楚理解的方式即刻反应的时候,我们确信儿童的发音和说出来的近似词语具有语用意义。因此,当儿童表示他/她理解成人词语的意思时,我们就从模仿阶段过渡到了自发说话和理解性语言学习阶段。这是我们将论述的下一个主题。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